?
您的位置:首頁?????長篇連載?????【春天的歌】【五十九章】 【完】
【春天的歌】【五十九章】 【完】
]第一

  北京市的太陽真的很厲害。都已是十月下旬了,那太陽還是把地面曬出了陣陣青煙。這不,坐在教室里的學生一個個都手拿著一本寬寬的作業本在不停地搖著,由于天氣的原因,老師也不去制止他們。

  坐在第三排的王平也像大家一樣,在不停地扇著,想盡量降低一點溫度。這是一節數學自測課,有十個小題,老師已經說過,只要用作業本能把這十個題目全部做完,再把作業本交到老師那里,就可以回家了。

  王平草草地做完了前面的八個題目,也不知道對不對,而最后的那兩道他不會做,于是就胡亂的亂寫一通,只用了不到三十分鐘的時間就交了作業,他是第一個走出教室的,他出教室時,他覺得背后好像有很多雙驚奇的目光。他不是想出風頭,他只想快快地回到家中,把水龍頭開得大大的,沖一個冷水澡,舒服舒服,涼快涼快。

  王平回到家中,看客廳的桌子上沒有書包,就肯定妹妹還沒有回來。一般情況下,妹妹總是比他先到,因為這一次他是提前二十多分鐘回家,故而搶了先。

  王平把書包放在桌子上,順勢又把短袖襯衫脫下,正準備脫下長褲時,發現媽媽的房間里有響動,于是走到母親的房門前,門沒有關好,還留有一條小縫,他從門縫中看去,只見母親一絲不掛地站在床前換衣服。

  媽媽的床是順著門的方向擺放著,媽媽是站在床邊的,王平只能看到媽媽的側面,是媽媽的右側。媽媽的床頭是梳裝柜,上面有一塊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的鏡子,王平從鏡子里同樣也只能看到媽媽的側面,這回是媽媽的左側。但從媽媽的前后,顯示出來的是……那彎曲有致的優美的曲線,翹翹而豐滿的屁股,肥大而高高挺出的一點也不下垂的乳房……王平只覺得有一股電流傳遍了全身,下面的陰莖也迅速地腫大而立了起來。他怕母親發現,又趕快回到桌子邊,假裝做起作業來。也不知為何,剛才在教室里的那兩個難題,突然一下子就有了思路,但他現在不想去做.

  他在桌上想著媽媽的乳房、媽媽的屁股,還有媽媽優美的曲線。不知不覺就在草紙上畫出了一幅和媽媽一樣美麗的裸體女人的輪廓圖。

  王平的母親叫全紅,今年三十三歲,在一家技術設計院里工作。十歲以前王平都是和母親同睡一床,而且是同一頭。當時母親和他都是裸睡,這是母親的習慣,那時母親總是摟著他睡,母親的兩個大乳房總是他手中的玩物。那時他的父親已去世了。

  父親去世時他才五歲,妹妹只有四歲,都還沒有上小學,也不懂什幺事,更不知道男女之間的事,當時撫摸媽媽的乳房,也只是覺得好玩而已,他記得那時睡的床是靠著墻放著的。他總是睡在床的里邊,媽媽睡在中間,妹妹總是睡在外邊,有時妹妹也爭著要睡里邊,但妹妹總是爭不過他。

  他和妹妹與母親同睡了五年,可那時他還小,什幺都不知道,更不知道去欣賞母親美麗的胴體。

  可現在他夜里再也撫摸不到母親那白凈而光滑的膚肌和豐滿而富有彈性的大乳房了。

  因為他現在已有十五歲,而從十一歲起他就與母親和妹妹分睡了,現在妹妹和媽媽也分開了。王平是睡在靠廚房的一個小房間,媽媽是睡在這套房子里的主臥室,在他和媽媽的中間睡著的是妹妹。他多不愿這樣,多想現在仍是睡在媽媽的身邊,仍可以摸到媽媽的全身,特別是媽媽的乳房……王平在桌邊坐了一段時間后,仍沒有看見媽媽從房間里出來,于是又回到媽媽的房門前去看個究竟。

  這時王平正看到母親在穿一件連衣裙,修長的腿伸進了裙口之中,他看見媽媽連內褲都沒有穿,只穿一件連衣裙。媽媽穿好裙子后,準備從房間里出來。

  王平趕忙走到沙發上靠著,他已來不及退回到桌子去做作業了,因為從媽媽的房門到桌子還有一段距離,而媽媽的房門邊就是沙發。并順勢從沙發邊的小桌子上拿起一本書在故意認真地看著,當他做完這一切的時候,媽媽也剛好從房間里走出來。

  『平兒,你回來了!』母親出門后對兒子說。

  『媽,今天為什幺回來這樣早?』

  『媽媽的單位今天下午放假?!荒赣H邊說邊走到兒子的身邊,用手輕輕地摸著兒子的頭,臉上露出無限的愛意。

  王平順勢將頭靠在母親的胸脯上,臉正好靠在母親的兩個大乳房之間。

  『媽,昨晚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后來就……』兒子欲言又止,抬頭看著母親的臉。

  『平兒,昨夜做了一個什幺樣的夢,說出來給媽媽聽聽?!荒赣H緊緊地摟著兒子說。

  『媽,平兒說了你可不要打我唷?!?br />
  『你說吧,媽不會打你的?!?br />
  『……』

  『說吧,媽不怪你,媽還真想聽聽兒子到底做了一個什幺樣的奇夢呢?』母親邊說邊用手輕撫兒子的臉。

  『媽,那我可說了……』

  『說吧!』

  『媽,昨夜我夢見了你……』

  『夢見和媽媽在一起有什幺奇怪的?』

  『可是我夢見了媽媽的乳……房……』

  第二章

  母親聽到兒子說出【媽媽的乳房】的話,不禁臉上泛起一層紅暈。好長時間也沒有因為有這種語言而使自己心跳了。她最近也能從兒子的很多次的眼神、表情、言語、舉動等等方面發現,兒子對自己有戀母的暗示,但都被自己以很好的方式平息了。但這一次她很想聽聽兒子到底是說什幺,因為她昨晚也做了一個和兒子在一起的夢,所以她很想讓兒子說說,是不是也和自己的一樣。

  『說吧,平兒,夢見媽媽的乳房也是正常的?!荒赣H拿起兒子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說,『平兒,想媽媽的乳房,你就摸吧?!煌跗經]想到母親會這幺開通,于是兩手在母親的乳房上不停地撫摸著,由于母親沒有穿內衣,也沒有戴乳罩,所以乳尖與自己的手心接觸時有一種說不出感覺,只覺得有一股電流傳遍了全身,下面的陽具也慢慢地立了起來。

  這是以前摸母親的乳房沒有的感覺。

  也許自己真的大了。

  『平兒,奇怪的夢就只有摸母親的乳房嗎?』

  『可是……』

  『平兒,你就說吧,媽不是說過了啦,媽不會怪平兒的?!煌跗铰牭侥赣H這樣說后,又繼續的往下說,『平兒夢見母親的乳房后,就像現在這樣不停地撫摸著,過一會后,平兒又摸母親的……』『說吧?!荒赣H用很溫柔地話語對兒子說。

  『平兒的手又繼續往母親的乳房下面……下面摸去……于是就摸到了在平兒記憶中那光潔無毛的……』兒子沒有繼續說下去,也不敢繼續說下去,于是抬起頭紅臉地看著自己的母親。

  此時,作為母親當然知道兒子將要說什幺,她也看到兒子的下身有了一點變化。

  難道兒子就懂得那事了?

  『平兒,后來又怎樣?』母親是在明知故問。

  『后來平兒就摸母親的……于是上到母親的身子上就……后來就從平兒的……沖出一股東西來……』母親緊緊地抱住自己的兒子,心跳也慢慢地快了起來。她真不敢相信自己的兒子已長成大人了。

  隨著膚肌的接觸,母子二人都已非常的激動起來,兒子的手慢慢地向母親的下身移去,剛到達那部位時,母親用手制止了。

  『媽,平兒想要……』

  兒子的手再次伸向母親的大腿根處,這時母親沒有阻止兒子。

  于是兒子的手就大膽地向母親的裙子里面伸進去……母親欲阻止,但她自己又不想阻止,她看了一下掛在墻上的石英鐘,四點五十分,離女兒回家的時間還有十分鐘。

  『平兒,你想摸就快摸幾分鐘吧,等一會芳兒回來就麻煩了?!晃吹饶赣H說完,兒子的手已接觸到了母親的陰部……「啊……」母親發出了一聲呻吟。

  『媽,你的這……還是一點毛都沒有,摸起來好好舒服……』正當王平要進一步的發展下去的時候,門外已響起了王芳的敲門聲。

  第三章

  『媽,快開門!』

  全紅忙對兒子說:『平兒,快去開門!』

  『媽,今晚我與你睡好不好?』兒子的手仍停在母親的陰部上而不去開門。

  門外的敲門聲再次響起,『媽……』

  『平兒,聽話,快去開門!』

  『媽……你就答應平兒吧……』

  『……』

  『媽……』王平用懇求的目光看著母親。

  『好吧,不過要等到你的妹妹睡著了才行……』『是,媽媽……』兒子這才高興地跑去開門去了。

  『哥,怎幺這幺久才開門呀?』進門的王芳不高興地對哥哥說。

  『你以為哥哥是電子開關呀,一按就開嗎,我還得從房里出來吧?』『噫!怎幺媽媽還沒有回來?』『回來啦!』『那為什幺這幺久媽媽不來開門?』『媽在廚房聽不見嘛,還是我在自己的房間里聽到才給你開的呢?!煌跗浇衲曜x初三,王芳是王平的妹妹,今年十四歲,正讀初二。但看上去卻相當成熟,胸前的部位也微微凸起。妹妹的長相與母親一樣像水仙花那樣的美,而且非常相像,就像一個模子倒出來似的。

  王平長在這兩朵艷花之中,真是幸福無比。不要說能摸摸母親的乳房,就是在做作業、吃飯、看電視時能多看她們幾眼就會使他在夜里想入非非了。這不,昨夜就夢見與母親交歡而遺精了。

  王平真恨自己的妹妹回來得這幺早,如果她被老師留上半個小時,那就可以將自己十五年的不算太小的陰莖放進了媽媽那三十三年的美洞中。

  不過今晚這個愿望就要實現了。

  王平巴不得時間走得快一些,妹妹快快的入睡,那他就……王平正想得入迷,下面的褲子也被陰莖頂得老高,這時王芳卻來問他數學題目了。

  『哥,這個題怎幺做,給我提示一下好不好?』王平的妹妹有什幺問題總是向哥哥請教,而哥哥總是有求必應,并且問題總是很圓滿地得到解決,因為他是學校初三年級的高材生,他今年的目標是考上全市最重點的中學……太陽一中。

  可是他現在沒有心情解決妹妹的問題,而是想快一點與母親交合。

  『嗨!你自己想想嘛,一點攻關精神都沒有……』『想過了!可就是一點思路都沒有,你就提示一下嘛,哥……』王芳從后面用雙手摟住哥哥的脖子,兩個乳房頂在哥哥的肩上,王平只覺得一股電流傳遍自己的全身,不由得顫抖了一下,這種感覺與剛才和母親擁抱時又不相同。

  每次妹妹問哥哥的題目時總是帶著一種撒嬌的味兒,有時甚至全身都撲到哥哥的身上去求哥哥……這時全紅從廚房出來正看見兄妹倆那親密的樣子,不由得嫉妒起來。

  『芳兒,你干什幺?』

  『我有問題問哥哥嘛……』王芳的嘴唇向上一翹,兩手把哥哥摟得更緊。

  『妹妹,你放手,哥哥與你講不就行了嗎?』

  王芳這才松開手,與哥哥平排坐在沙發上,認真地聽哥哥給她講題……不一會,問題就解決了。王芳高興地在哥哥的臉上親了一口。

  『你呀,都這樣大了,還……』全紅也不知怎幺說女兒,只好叫大家吃飯。

  『開飯嘍……』聽到媽媽的叫聲,兄妹二人就來到廚房一起吃飯。

  王平和媽媽坐一邊,妹妹坐在另一邊,王平不時用手去摸母親的大腿根處,全紅怕女兒發現,不時的用眼光制止兒子。

  吃好飯后,王芳回自己的房間繼續做作業去了,全紅在收拾碗、筷,站在洗手間里洗碗,王平就從后面抱住母親,兩手在不停地搓揉母親兩個碩大的乳房。

  『平兒,不要這樣,你妹妹看見了多不好……』『媽,妹妹回房間做作業去了……』兒子繼續在干自己的事。

  全紅不得不轉過身來,對兒子說:『平兒,聽話,看電視去吧,不然媽媽今晚不答應你……』聽到這話,王平只好松開抱著媽媽的手,并順勢又在媽媽的下身摸了一把,才回到客廳里看電視。

 ?? 第四章

  全紅為什幺這樣的放任兒子的行為呢?這不是把兒子慣壞了嗎?她的道德觀倫理觀都哪去了?

  這一切,連全紅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

  要怪只好怪他爸爸臨終前的那一席話了……

  十年前的一個周日的中午,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把全紅吵醒過來,她急忙把兒子放在自己乳房上的小手輕輕的移開,生怕他被吵醒,然后拿過放在床頭柜的電話。

  『喂,你哪里呀?』

  『喂,你是王偉家嗎?』

  『是呀,你好,你是……』

  『我是北京市第一人民醫院急救室,你是王偉的愛人吧,你快來我們醫院一下,你的愛人王偉出車禍了,現正在搶救……』『???』全紅只覺得一陣頭暈目眩,電話都掉在了床上,自己差一點就倒了下去。

  『這怎幺可能……這怎幺可能……我得趕快去醫院……趕快……』全紅已慌得六神無主了,來到醫院的時候才知住院費都沒有帶來。

  『王偉,你怎幺了,我是全紅,我是全紅呀,你睜開眼看看我呀……』全紅又拉過旁邊的一個醫生說,『醫生,你們一定要救救他,救救他呀……』『你別激動,我們正在搶救呢?!煌蝗?,躺在病床上的王偉的嘴唇動了一下,好像似要說什幺,但很輕聽不清是在說什幺。

  『……』

  全紅把耳朵貼了上去,聽到了只她才聽到的聽懂的幾句話。

  『紅……我……不行了……我知道……我不行……了,我愛……你,也愛……平兒……芳兒,以后……他們就……只靠你了?!弧簜?,你別說了,你不會的,你會好起來了?!弧杭t……你聽……我說,平兒……很聰明,他……一定會……超過……我們的,你要……好好的……指導他……』『偉,我知道?!弧杭t,你……答應……我,也許……是我太……自私了……平兒……芳兒……還小,你等到……他們……上初中……懂點……事了……再……再考慮……個人的……事,不然……以他……的個……性……會毀……了他的,他是……一個……天才,你……你答應……我吧……』『偉,我答應你,我什幺都答應你,你不會的,不會的,你別丟下我!』『你答應……了就好……好……了……我……放……心……了……謝謝……你……』王偉說完,頭一歪,放心的走了,臉上的樣子是那樣的安祥,好像一點痛苦都沒有似的。

  『啊,偉,你別走呀,別丟下我一個人,啊……』全紅哭得暈倒在王偉的身上。當她醒來的時候,已是躺在病床上了。

  就這樣全紅就一個人把王平和王芳拉扯大,還有自己的媽媽、姐姐和王平大伯、大媽等人的關心,日子也總算過到了現在。

  還好自己的兩個孩子也還算聽話,在學習上總是你追我趕,也慢慢地補償了她那顆傷痛的心,隨著時間的流逝,夫妻間的那份你恩我愛,也慢慢地淡化了,取而代之的是偉大的母愛。

  她舍不得讓兒子和女兒離開自己一步,晚上都睡在一起。

  自己原來總是有裸睡的習慣,由于兒子和女兒都還小,所以開始時自己也仍是裸睡,兒子也學著裸睡,到后來想改都改不掉了。

  兒子總是要在里邊,自己睡在中間,兒子的兩只小手總是在自己兩個碩大的乳房間游動,她也隨他,總認為他還小。

  到了兒子上小學了,她要兒子單獨一個人睡,可兒子不肯,她也只好罷了。

  到了女兒上小學時候,兒子都上二年級了,她又要兒子單獨一個人睡,可兒子還是不肯,她也沒有強行把兒子趕走,兒子的可愛的小手還是不停的在她光潔的身上游走。

  不過兒子的成績總是很好,不管是哪一門,都不下90分,哪怕是體育、唱歌、美術都是如此,更難得的是,兒子和女兒從不在外做壞事,從不惹事生非,從不在放學后在外面玩耍而晚回家。因此,她也就沒有干涉兒子在自己身上的一舉一動。久而久之,她也就習慣了。

  到了兒子十一歲后,她發現兒子的那東西開始會變硬了,也就不得不強行叫他單獨睡了。

  『媽,你怎幺還沒有洗完了,快來看電視!』女兒的聲音把全紅的思緒從回憶中拉了回來。

  她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還雜著一點平時少見的紅暈。

  第五章

  今晚的電視又特別的好看,妹妹王芳越看越興起,好像一點睡意也沒有。

  時間已是晚上十點了。

  王平看了母親幾眼,示意她快叫妹妹去睡。

  『芳兒,你快去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呢?!?br />
  『媽,我看完這一集就去睡?!?br />
  又過了十多分鐘,王芳才回房去睡覺。

  等到妹妹的房間里不再有聲音的時候,王平就迫不及待地拉著媽媽往媽媽的房間里走。

  『平兒,你假裝回自己的房間,然后再來媽媽那里,媽媽給你留著門?!蝗t輕輕地對兒子說。

  『媽媽,你想得真周到?!?br />
  于是,王平就故意唱著歌,回到自己的房間,并重重地拉了一下門。

  如果妹妹還沒有睡著的話,那一定知道哥哥真的回房睡覺了。

  過一會,王平又輕輕的開門出來,走到母親的房前,他推了一下門,門就開了,媽媽真的給他留著門。他又反手輕輕地把門關上。

  王平轉身一看,只見媽媽已在床上睡好,衣服就放在床邊的桌子上。

  王平快速地脫下自己的衣和褲子,一絲不掛地鉆進母親的被子里。

  王平用手一摸,媽媽還是像原來那樣一絲不掛地在床上躺著。

  全紅和兒子是貼身側著睡的,兒子還是睡在里邊,她睡在外邊,兒子和自己的身高一樣,所以兒子那早已堅挺的陰莖正對著自己的小穴,她把兒子緊緊地摟在自己的懷里,兩個肥大的乳房頂著兒子的胸部。

  母親和兒子的頭也是緊靠著。

  王平用手把蓋在媽媽頭上的幾縷秀發輕輕地撥了開去,又輕聲地對媽媽說:『媽,你真美!』『……』看到兒子天真的樣子,全紅恨不得一口將兒子吃下,巴不得兒子盡快地把他那像他父親一樣的大陽具插入自己的洞穴中,但自己是母親,又怎幺能主動地提出,何況這是亂倫……正當全紅在矛盾時,兒子的兩片火熱的嘴唇已貼向了自己的嘴唇。舌頭正向自己口中伸進來,她張開了嘴,好讓兒子的舌頭能順利地伸進自己的口腔中……這一次接吻長達十分鐘。

  『媽,平兒想看媽媽的香穴……』

  『平兒,你看吧,不過只能看,不能……』

  王平可不管媽媽說什幺,他把被子一掀自己坐了起來。

  母親的雪白的胴體盡收眼底,母親的眼閉著,王平用一只手撫摸母親的兩個乳房,另一只手在輕撫母親那光潔無毛的陰戶。

  此時,王平在仔細地欣賞母親的漂亮的陰戶。

  母親的兩片大陰唇肥肥的、厚厚的,摸起來手感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那真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媽媽的兩片肥厚的陰唇緊緊地靠在一起,一點也沒有張開,中間留著一條細縫,這根本不像是生過兩個孩子的陰戶。

  一會兒,母親的陰戶已流出了許多的淫水。

  兒子還在不停地擺弄母親的美穴,這時他已將中指輕輕地探進了母親的洞穴中,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從手指傳遍全身。

  「啊……啊……」母親也發出了陣陣的、輕輕的呻吟。

  王平把整個身子壓到了母親的身上,用手握著長而粗的陰莖準備插入母親的小溪中。

  『平兒,不能這樣……』母親用手阻止了兒子的行動。

  激情之中的全紅又閃過一絲矛盾:我就這幺淫蕩嗎?但是我是女人呀!

  『媽媽……』兒子用很溫柔的語言懇求母親。

  『平兒……不行啊……我是你媽媽呀……你從媽媽的洞中出來……怎幺可以……再進去呢?』全紅也是語無倫次地對兒子說。

  『媽媽,你不愛平兒嗎?』兒子已快哭了。

  母親緊緊地抱著兒子,不知怎幺辦才好……

  事實上自己也非常的想讓兒子插入,但是母親和兒子是不能這樣的呀,自已赤裸地一絲不掛地給兒子觀光,那已是不應該的了,怎幺還能讓兒子……『媽媽……』兒子再次無比溫柔地懇求母親。

  母親的防線快要垮了。

  第六章

  『媽……』王平的言語是那樣的溫柔,目光之中有一種祈求。

  母親終于把放在自己陰戶上手移開了,兒子知道媽媽已默許,于是又準備沖進去。

  『平兒,慢點……』

  『媽媽,你又改變主意了?』

  『來,平兒,讓媽媽看你的包皮是不是已翻了?』『媽……平兒的……早就已經翻皮了……不信你看看……』『平兒,難道你已和別人……』『媽……看你說的,平兒現在還是一個真正的童子呢?!弧耗菫楹巍弧簨寢?,我跟你說實話吧,平兒已與媽媽在夢中干過許多回了?!弧耗悄阋郧盀楹螐牟幌驄寢屘崞疬^?』『媽,平兒不敢嘛……媽……平兒現在已……』母親知道兒子已很想進入了,于是用手拿住兒子的大陰莖,對準自己的洞口說:『來,平兒,慢慢的……不要慌……對,就這樣……』兒子的陰莖終于插進自己從那通道里出來的地方。

  『啊……平兒,輕點……啊……平兒……你插得……媽媽的洞穴好……好脹……你那個……怎幺……這樣長……這樣大……啊……』兒子的大陰莖整根的沒入了母親那休息了十年之久的風光無限的浪穴中,長雞巴的前端頂到了母親的子宮口。

  『啊……媽媽……你那……洞穴……好……好舒服……』『啊……平兒……你的那根……那根陰棒……真好……弄得媽媽好……好……爽……啊……好寶貝,你的陽槍真像你父親的那根,啊……乖兒子……啊……就這樣抽插,啊……』兒子開始在做活塞運動,陽具在母親的陰道中來回地抽出與插入,媽媽的陰道把自己的陰莖緊緊的夾住,陰道壁的肌肉與自己的陰莖磨擦,陣陣暖流傳遍全身……母親在積極的配合著,更多的時候是在教兒子如何的進行,當兒子徐徐地挺進的時候,就感覺到自己的陰道慢慢地充實脹大,當兒子撤退的時候,陰道又逐漸地合擾,如此的反復抽插,快慢結合,彷佛自己就像升天了一般,真是快樂無比……『媽媽,我……』母親看兒子快支援不住了,忙說:『平兒,千萬不要射到媽媽的里面……啊……』兒子又是一陣快速的抽插,母親的話他根本沒有聽見,『啊……媽媽,我要泄了,啊……』『啊……平兒,快拉出來……外……面……啊……你這個小冤家……啊……壞孩子,啊……』兒子把自己的精液全射進了媽媽的洞穴中。

  兒子還是壓在母親的身上,粗硬的陰莖仍是插在媽媽那裝滿自己精水的迷人的水洞中。

  『媽媽,你真好!』

  「嗯……嗯……」母親仍在輕輕地呻吟著,臉上露出無限的春色。

  母親也不叫兒子下來,任兒子在自己的身上壓著,任兒子的陰莖插在自己的陰戶中。

  全紅躺在下面,用一種柔順的眼光看著壓在她身上兒子,這是她十年來最開心、最快樂、最充滿激情的一個晚上,她感覺就好像一陣久違的春風習習從遠方吹來一樣,又把她那心中枯黃而快凋謝的小草吹綠了。

  直到十二點,兒子睡著了,母親才將兒子的身子放下來。

  半夜,約三點鐘,母親又被兒子弄醒,只見兒子在不停的親吻自己的全身,頭發、臉、鼻、嘴唇、脖子、奶頭、肚腹,最后停在自己光潔無毛的陰戶上。

  『啊……平兒,不要這樣,啊……』

  兒子的舌頭已伸了進去……

  『啊……平兒,不要……啊……』

  『喔,媽媽,你的陰穴真……真……香……』兒子抬起頭對母親說。

  『媽媽,我的……又硬了,平兒還想要……』

  『不,平兒,你還小,一夜一次就行了,不能再來了?!弧簨寢?,我真的還想要……』『可是……』『媽媽,不怕的,我記得在十四歲時的某一夜里,我還與媽媽在夢中干過三次呢?!弧耗阊?,媽拿你真沒辦法……』『媽媽你同意了?』『……』母親算是默許了兒子。

  于是兒子的陰莖再次進入母親的肉體中。

  「嗯……嗯……」母親的牙齒咬著嘴唇,盡量不讓聲音發出來。

  兒子又在做快速的抽插,次次直頂母親的花心……『啊……平兒,你插得真好,啊……媽媽好舒服,啊……對,就是這樣插,啊……再插深些,啊……媽媽的好兒子,啊……媽媽幸福極了,啊……啊……』隨著高潮的來臨,母親的聲音也漸漸的大了起來。

  『喔,媽媽,平兒快要射了,啊……』

  話未說完,王平再一次將自己的精液全射進了媽媽的陰戶里。

  全紅也再一次用自己的陰穴完全裝下了兒子的液體,并把兒子緊緊地抱住。

  兒子和母親都得到了相當的滿足。

  『媽媽,我的好媽媽……平兒永遠愛你?!?br />
  『平兒,你也是媽媽的好孩子,媽媽也永遠的愛你!』『媽媽,那平兒以后就和媽媽睡在一起,行嗎?』『喔,那可不行,萬一讓你的妹妹知道了,那可怎幺辦?』『那就天天等妹妹睡了,媽媽我倆再睡嘛?!弧浩絻?,這是不行的,久而久之她總是會發現的?!弧耗瞧絻合胍獘寢屧蹒坜k?』『平兒,睡吧,已很晚了,明天你還要上學呢?!弧簨寢?,你說嘛,平兒想要你的時候怎幺辦?你說嘛媽媽……』『想要的時候媽媽給你不就行了嗎?』『好吧,媽媽,那你摟著平兒睡,平兒要將頭埋在媽媽兩個大乳房中睡覺,行嗎?媽媽?!弧盒械?,平兒,只要媽媽的乖寶貝喜歡,平兒想怎幺樣媽媽都答應你?!挥谑侨t就把兒子的頭深深地埋在自己的肥大的巨乳之中。

  這一夜,對全紅來說已是春風二度蕩漾,她也覺得有些疲憊了。

  不一會,母子倆又睡著了。

   第七章  

????????王平再次醒來的時候已是早上七點了,是媽媽叫醒他的。

  『平兒,快起床,要不你的妹妹醒來后,發現你在媽媽的房間里,那就麻煩了……』是的,這是開不得玩笑的,妹妹要發現了哥哥與媽媽睡在一起,那還了得。于是王平迅速地穿好衣服,走下床來。

  這時,媽媽已到廚房做早餐去了。

  王平出了媽媽的房間后,推了一下妹妹的房門,推不開。

  『幸好妹妹她還沒有起床,否則……』

  王平心里暗自慶幸這一次與母親的美事沒被妹妹發現。

  在這一天早上,全紅辦起事來是那樣的得心應手,不一會兒就把一上午的事情做完了,她又把去年她們四處研究了一年都未能攻下的尖端課題提出來,也不知怎幺的,思路是那樣的舒暢而活躍,她順著這個思路不停地想下去,又用了不到兩個小時的功夫,竟然把這一全國處于領先的難題拿下來了。她連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議,她不免聯想到昨夜的兩度春風,這一想,不覺臉上又像大姑娘那樣羞答答起來,正好被進來的處長瞧過正著。

  『全科長,什幺事這幺想得美呀?』

  『哦,是謝處呀,你坐?!蝗t給處長去泡一杯茶水,等處長喝了一口后,才把自己研究出來的課題的資料遞給他,『謝處長,你看這個……』『啊,全科長,你是怎幺搞出來的呀,太好了,我們四處要打翻身仗了!』處長看了看全紅,他真是不明白,這樣困難的問題真是被他拿下來了,『全科長呀,我要向你請功呀,現在我得把材料送廳里去,你也提前回家高興高興,祝賀祝賀吧!』看著處長高興而去的樣子,自己也第一次提前下班了。

  在這一天早上,不管是哪一科目,王平都學得非常的輕松,在第四節的數學測驗中他只用了三十分鐘,就將全卷的題目做完了,而且最后那一道較深的題目一點兒也難不倒他,那思路是非常自然非常清晰地一下子就出來了。他自認為是100分無疑。

  他高高興興地提前回家了。

  回到家中,一陣香氣撲鼻而來。

  他知道媽媽已回到了家,于是就輕輕的走到廚房,看見媽媽正在炒菜,就從背后抱住媽媽……「啊……」全紅嚇了一大跳,轉臉一看,原來是兒子,『平兒,你可將媽媽嚇壞了……』王平的手在不停地撫摸著媽媽的兩個大乳房。

  『平兒,今天為何回來這樣早?』

  『媽,第四節課我們測驗,半個小時我就做完了,所以就回來得早啦?!粌鹤舆呎f邊又改用手去摸母親的陰戶。他發現母親的裙子里是什幺都沒穿。

  『媽媽,你怎幺不穿內褲?』

  『好讓媽媽的乖兒子摸呀!』

  『媽媽,我想要……』

  『平兒,現在不行,你妹妹很快就回來了?!?br />
  『媽,還早呢,妹妹她至少還有二十分鐘才能到家,你就放心吧,我的好媽媽?!徽f完王平就想拉母親去房間。

  全紅只好解下圍腰,隨兒子來到自己的房間,并把裙子拉上來,然后仰躺在床上,屁股剛好在床邊,兩只腳放在地上大開著。

  但王平看見母親的兩片大陰唇仍是緊緊地合攏在一起,并沒有因為大腿的張開而張開,仍只是看見一條縫。

  兒子簡直不相信眼前的母親的陰戶是生過兩個孩子的陰戶,因為它的收縮力太好了。

  為了節約時間,王平迅速地脫下自己的褲子,一只手拉出早已堅硬的陽具,另一只手分開母親的大陰唇,然后猛地一下子直插到母親的花心,整根粗棒連根沒入。

  『啊……平兒,你輕點,啊……你這個小冤家,啊……』母親越是喊得兇,兒子就越興奮,就越插得猛。

  沒幾分鐘,兒子的陽水第三次流進了媽媽的白洞中。

  「啊……」

  母子兩人同時發出了高潮時才有的興奮的叫聲。

  妹妹王芳回來的時候,王平和媽媽早已結束了戰斗,并把晚飯擺好,放到了餐桌上。

  這一夜,兒子又和媽媽睡,王平當然是在妹妹王芳關門睡了的時候才進媽媽的房間的,并且又像昨晚那樣大戰了二個回合。

  兒子竟在短短的一天二夜里五次占有自己的母親的肉體。

??????第八章

  自從與兒子有過肉體的接觸后,全紅的世界就像柔和的春風吻過大地一樣,每天是那樣的心情舒暢,是那樣的愉樂,是那樣的幸福和甜蜜,自己就好像又回到了充滿活力的青春時光,好像自己不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婦女似的。

  無論是在上班的路上,還是在辦公室,還是在買菜和做飯的時候,全紅總是唱著這首歌:『春風她吻上了我的臉,告訴我現在是春天……』『全科長,怎幺這幺高興呀?』走進全紅辦公室的謝處長問她道。

  『謝處呀,能不高興嗎?自從攻下了去年的那個課題得了50萬的獎金后,到現在又相繼拿下了八個高尖端的項目,你說能不高興嗎?』全紅滿面笑容地對自己的上司說。

  『那現在你的存折卡上位數是幾位啦?』上司的目光緊緊盯著全紅俏麗的粉臉。

  『不告訴你,謝處呀,這可是個人的秘密喲?!蝗t故意對上司做了一個很少在公共場合做過的她在少女時候特讓少男們想入非非的表情。

  上司忍不住了,他幾時見過全紅對他做出這樣使他難以克制的動作呢,這還是第一次吧。他怕自己做出什幺出格的事來,只好趕快離開為妙。

  在他剛要出門的時候,又回頭對全紅說:『全科長,你還沒請客喲?!煌庨L在門外消失后,全紅又自個兒暗笑了一下。是呀,這十多個月來自己的存折上是大增了不少,已從在過去十多年才積蓄的6萬猛增到了現在的258萬,但她怎幺能告訴別人自己卡上在短短的不到一年的時間里竟從原來的1位上升到了三位,而且單位還是以萬計呢。

  自從與母親有過肉體的接觸后,王平的學習簡直是直線的上升,從原來的十名左右躍居到現在的穩坐第一,而且總分要拉大第二名八十分以上。就在一個多月前的中考中,他自信地認為自己能得到總分680分中的670分以上。

  果真如此,今天他接到了太陽一中的錄取通知書。

  而且是北京市全市第一。

  再過幾天,他得到全市第一也是全國有名的太陽一中去報到了,當然應該分到太陽一中的重點班了。

  『媽!』王平高興地回到家中,大聲地呼喚著媽媽。

  『平兒,什幺事這幺高興?』

  全紅正在廚房里洗菜。

  兒子走進廚房從背后抱著母親不住地親,而且兩手在不停上下齊動,摸著母親的乳房和陰部。王平太喜歡媽媽的身體了,只要抱上一抱,他就感覺到是多幺的舒服。

  『媽,你看,這是什幺?!?br />
  『啊,一中的錄取通知書?!?br />
  『媽,我還是全市第一呢!』

  『真的?』

  『難道平兒還會騙媽媽嗎?!粌鹤拥闹兄敢堰M入了媽媽的陰道。

  『平兒,你真行,你真是媽媽的好寶貝!』全紅轉過頭來,在兒子的稚臉上親了一下。

  『媽,平兒想插媽媽的……』

  『平兒,你的妹妹馬上就回來了,等到晚上媽媽再好好的獎勵你?!弧翰宦?,媽媽,平兒現在就想要小弟弟快活一下嘛?!煌跗娇偸沁@樣以撒嬌的方式讓媽媽滿足他。

  『可是……』

  『媽,你看平兒的陽槍都舉起來了嘛,你能讓它這樣受苦嗎?媽……』說著王平已把褲子脫下,拉出了又長又大陰莖。

  『只有十分鐘你妹妹就回來了,這幾天她們學校只有初三年級補課,一般補課又不正常,也有可能會提前回來呢,要是她發現……』全紅的眼睛看著掛在墻上時鐘。

  全紅還沒有說完,兒子的長槍已從她后面進入了自己滑嫩的洞中。

  『你呀,媽媽拿你真沒辦法!』

  『媽,平兒就插五分鐘,平兒一定在妹妹回來之前讓媽媽吃到奶水,絕對不會讓妹妹發現……』王平站在母親身后快速地抽插著……五分鐘后,一股熱流終于從兒子的陽頭射進了母親的陰戶深處。

  恰好這時,王芳開門進入了客廳,母子倆也恰好收拾整裝完畢。

  母親還憐愛的深深地看了兒子一眼。

  兒子也輕輕地對母親說:『媽,今晚你還要獎勵平兒喔!』這時王芳已到了廚房門口,見媽媽正在向哥哥點頭和微笑,而且看上去表情還怪怪的。

  『媽,你們在說什幺呀?』

  『沒什幺?!粙寢屄唤浶牡貙ε畠赫f道。

  可是,王芳總覺得母親和哥哥之間存在著什幺秘密,她有時也發現哥哥一大早從媽媽的房間里出來,但是也說不出什幺,難道哥哥與媽媽還……王芳不再往下想,也不敢往下想,因為哥哥是媽媽的親兒子,哥哥就是從媽媽的體內生出來的呀。

  王芳決定今晚看個究竟。

  于是吃過晚飯后,她早早地回房睡覺去了。

  ?? 第九章

  再說全紅與兒子王平,看到了王芳睡去了,過了一會,又如法泡制,母親叫兒子先回他的屋去,而且關門的聲音還是故作像風吹了似的響聲,然后再悄悄的來到自己的房間。

  王平來到媽媽的房間后,只見媽媽早已脫光了衣服,正坐在床上,在等著自己。

  于是自己也快速地脫光衣服。

  『媽媽,你別動,讓平兒好好的看一下媽媽的裸身?!弧耗阊?,都看半年多了,還沒有看夠?』『媽媽,你的身子太美了,真是百看不厭……』『你就只會說乖面話?!蝗t順勢把一絲不掛的兒子拉入自己的懷中。

  『媽媽。是真的,平兒不騙你,你看這光潔的皮膚,摸起來是那樣的細嫩,這肥大的乳房又是那樣的有彈性,火熱而又有激情的嘴唇是那樣的讓人陶醉,還有這富有彈性的屁股、大腿……等等,更特別的是這光潔無毛的肥厚的收縮力又是如此之強的陰戶,無論是用手摸,還是用嘴親吻,還是用平兒的小弟弟插入,都能給平兒以無窮的美好的享受和無比幸福的回憶……』『你這張小嘴呀,都快把媽媽吹成神仙了,媽媽哪會有那幺好?!荒赣H無限深情地把兒子緊緊地抱著,她覺得自己現在幸福極了,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能天天擁有一個十多歲的天真的少年不幸福嗎?兒子能夠天天從母親的肉體中獲得滿足,得到快樂,并因此而使成績突飛猛進,現在又考上全市第一的太陽一中,而且還是全市的第一。更何況自己在事業上也是不斷的添磚加瓦。這樣的母親難道不幸福嗎?

  正因為如此,這段時間以來,特別是在兒子中考完后的這一個多月中,她對兒子可是百依百順了,只要女兒不在,無論在何時何地何種方式,只要兒子想進入,她都能滿足兒子。在床上、在沙發上、在桌上、在地上……都干過。在房間、在客廳、在廚房、在衛生間、在澡池……都搞過。在晚上、在深夜、在早晨、在中午、在下午……都來過。

  全紅正想到這里,兒子的長槍已深深地插進了自己洞穴中,直頂花心,并開始做快慢相間的抽插運動。

  「啊……」

  『媽,平兒這樣插,你舒服嗎?』

  『就這樣插,平兒,啊……媽媽舒服極了,啊……』『媽媽,要不要快些?』『啊……平兒,媽媽隨你,啊……只要平兒喜歡,啊……你想怎樣就怎樣,啊……你想快你就快,你想慢你就慢,啊……』『媽媽,真好,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媽媽,別的媽媽只是給他吃,供他上學,給他錢用,但不會與他接吻,不會讓他摸乳房,不會讓他看裸體的身子,更不會給他得到肉體上的滿足,可是媽媽你卻什幺都給了平兒,平兒會永遠永遠地愛著媽媽……』王平的嘴在說著,可是下面仍在不停的抽插,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啊……平兒,你也是媽媽的好兒子,啊……媽媽現在快活極了,啊……平兒,媽媽快泄了,啊……』『啊……媽媽,啊……平兒也要射了……』隨后兩人同時到達了高潮。

  兒子灌得母親滿滿的一腔淫水。

  為了觀察媽媽與哥哥的行動的王芳,早已在媽媽的門前靜靜地聽著,但她只聽到「啊……啊……」的聲音。其它的聲音就聽不清了,也不知道媽媽和哥哥她們說什幺,但她猜想媽媽與哥哥肯定已……『不,不可能,這不可能,怎幺能這樣,她們是親母子呀!』王芳現在的大腦是一片空白……******第十章王芳像受傷似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她怎幺也不能相信媽媽和哥哥竟……媽媽可是她的榜樣,在家是疼愛自己的孩子,在單位又是科技帶頭人,更難得的是媽媽這十一年來守著他們哥妹倆,沒有再找男人,不知有多少人追求過自己美女媽媽,難道媽媽真的沒有動心過嗎?前兩年追媽媽的那個男人,和媽媽是一個單位的,長得還挺帥的呢,也不知怎幺的,還是被媽媽拒絕了……可是媽媽也是女人呀,是一個正常的女人呀,也需要男人,需要男人的關心,需要男人的愛,需要男人的呵護,更需要男人的……哥哥更是她心目中的偶像,要是別人問到她,你心目中的偶像是誰,她會毫不猶豫地說是自己的哥哥。哥哥從小就對她十分的關心和愛護,哥哥又是那樣的帥,長著一身強壯而健美的身體。在平時不管哥哥得到了什幺好東西,總是分給她吃。更讓她贊美的是哥哥那靈活的大腦,自己對他提出的問題總是能快速圓滿地解決。

  她喜歡哥哥的笑,喜歡哥哥的眼神,喜歡哥哥走路的樣子,喜歡哥哥吃飯的動作,喜歡哥哥思考的神態,喜歡哥哥講解問題的表情,喜歡哥哥牽著自己的小手,就連作夢都是常和哥哥在一起。

  王芳赤裸地躺在自己的床上,那「啊……啊……」的對自己說不清是什幺感覺的聲音不斷地在耳邊回響,而且腦海里莫名其妙地出現媽媽與哥哥全身裸體地抱在一起的場面。

  想到這里,自己的下身不知不覺地癢了起來,不由得用兩手搓揉自己的不算豐滿的乳房。

  過一會又用手撫摸自己光潔無毛的小巧玲瓏的陰戶。

  「啊……啊……」自己也發出了像媽媽她們那樣的聲音。同時又把中指插進了自己那緊閉的洞穴中。

  可是,那騷癢總是無法消除。

  王芳心想,十五歲的我是如此渴望這種美好的感覺,媽媽更是渴望男人呀,爸爸不在的這幺多年,她容易嗎,更何況哥哥又不是外人,想到這她的心情比剛才平靜了許多。

  這一夜,王芳失眠了。

  等她起來的時候,哥哥已出去鍛煉去了,因為她是媽媽叫醒的。

  她草草地吃了早餐,無精打彩地來到了學校。

  這一天,王芳在學校上課時不時地走神,不時地被老師提醒,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自己不知道為什幺會這樣,老師也更不知道她是為了什幺。

  這一天,也是王芳有始以來學習效率最差的一天。

  早上她還勉強上著,但是下午腦子里盡是媽媽與哥哥在一起干那事的情景,一點課都聽不進去了,她干脆第三節課向班主任請假說自己病了,不能再堅持上課回家來了。

  這一回她想,能不能看到媽媽和哥哥……

  可是,等她回到家的時候,只有哥哥一個人坐在客廳里。

  『哥,媽媽怎幺還沒有回來?』

  『你怎幺了妹妹,現在還不到五點呢,媽媽不是在單位里上班嗎,你怎幺回來這幺早?你們學校呀,補課一點也不抓緊!』『那……』王芳放下書包坐到了沙發上。

  『媽媽剛剛來電話,她說單位里有一個領導來視察工作,可能要晚飯后才能回來,叫我們自己弄飯吃……』原本王芳提前回家,就是想看一看媽媽與哥哥那動人的場面,可是……『嗨,真掃興……』『妹妹,你說什幺?掃什幺興呀?』王芳知道自己說走了嘴,忙對哥哥說:『沒什幺,我是說在學校的事?!弧翰?,哥哥知道你要說什幺?!煌跗揭詾槭菋寢尣换貋?,妹妹要做飯,才這樣說的。

  王芳想,難道哥哥知道了我發現他們的事?不由得臉紅起來,『哥……』于是又開始撒嬌起來,整個人投入到哥哥的懷里。

  第十一章

  哥哥和妹妹已有很久沒有這樣擁抱了。

  十五歲的少女只覺得全身產生出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十六歲的少年雖說和媽媽已是身經百戰,這一抱,不會那幺沖動,但此時一個如花似玉的美貌絕倫的少女就在自己的懷中,又怎能不心動?

  少年的陽物開始堅硬起來。他彷佛看到抱在懷里的是自己的媽媽。

  他把自己的嘴唇慢慢地向妹妹的小嘴壓下去。

  此時,妹妹也將自己的櫻桃小口向哥哥迎合過來。

  哥哥的舌頭已伸進了妹妹的口中。

  哥哥的手開始向妹妹的胸前摸去。

  妹妹開始清醒過來,忙推開哥哥。

  可是哥哥將她抱得很緊,她怎幺推也推不開。

  哥哥的手已摸到了妹妹的乳房。

  『啊……哥哥,不要……不要這樣,我是你親妹妹呀!』此時的王平開始蘇醒過來,但他已被妹妹的美麗深深地打動了,妹妹說什幺他根本不聽,他的手已伸進了妹妹的下身。

  『哥……不要……不要這樣……哥,你是妹妹的好哥哥,你千萬……千萬……不能傷害……妹妹呀……哥哥……』此時,王芳也被哥哥摸得渾身火熱起來,說話也開始語無倫次了。

  哥哥的手終于摸到了妹妹的陰戶。

  『啊,妹妹你的小咪咪怎幺一點毛也沒有?』

  『哥……』妹妹的防線開始崩潰了。

  『妹妹,哥哥愛你!』

  『哥哥……妹妹也愛你,可是……』

  『妹妹,只要我們相親相愛,還有什幺顧慮的?!弧焊?,可是妹妹怕……』『妹妹,不用怕,哥哥會很溫柔的?!桓绺绨衙妹帽У阶约旱拇采?,并很快地把自己和妹妹的衣服脫光。

  『啊,妹妹,你的身子太美了,喲,看你的洞口都已經流出這幺多水了,還不想……』『這不都是哥哥你弄的?』『妹妹,哥哥可要進入了?』『哥哥,你可得輕點,慢慢的,不要弄疼了妹妹……』『哥哥知道,哥哥會疼妹妹的?!徽f完,哥哥把對于妹妹來說是又長又大的長槍向著妹妹的洞中插去。

  由于妹妹的洞中剛才流出了很多的陰水,故而哥哥陽槍頭一插入,屁股再向下輕輕一壓,陰莖的前半已順利進入妹妹的小穴中。

  「啊……」妹妹輕輕呻吟了一聲。

  這時,哥哥覺得龜頭受到了一點阻礙??隙ㄊ怯龅搅嗣妹玫哪且粚幽ち?。

  哥哥再用力向下一壓,槍頭劃破妹妹的最寶貴的處女膜,直向妹妹的洞穴深處沖去。

  『啊……哥……哥……痛……啊……』

  『妹妹,別怕,一會就會好的……』

  這時,哥哥的長槍已連根沒入妹妹的陰穴中,一點也沒有留在外面,并開始慢慢地做抽插運動。

  『啊……哥哥……啊……』

  哥哥慢慢的做了十多下抽插運動后問妹妹:『妹妹,現在還痛不痛?』『啊……不……不……痛……啊……哥哥……啊……妹妹……覺得……有……有點……脹……啊……』哥哥的抽插開始慢慢地加快。

  「啊……啊……」妹妹開始大聲地呻吟,兩手緊緊地抓著床單。眼睛微微閉著,臉上露出無比激動的非??蓯鄣谋砬?。

  哥哥的兩手捧著妹妹臉,胸脯壓著妹妹的乳房,四個乳頭相對,而下面的風景則是快速的接觸與分開,同時還發出「啪……啪……啪……」的響聲。

  「啊……啊……」妹妹的叫聲開始由高聲變得柔和起來。

  這聲音是如此的動聽。

  哥哥的抽插又加快了。

  『啊……哥哥……妹妹……要……泄……了,妹妹……快……升……天……了……』『妹妹,哥哥也要泄了,啊……啊……』一股激流從哥哥莖頭中噴出。

  妹妹只覺得有一股熱水向自己的陰道中射來,同時她自己也達到了高潮。

  「啊……啊……」

  妹妹的洞穴已裝不下哥哥那幺多的淫水,白色的精液和妹妹的破紅攙雜著向外流出來。

  哥哥的小弟弟仍是插在妹妹的小咪咪里,停了一會后,哥哥又向妹妹發起了第二次沖擊。

  哥哥與妹妹的第二次交鋒半個小時后才完成。

  但這一次進行到一半時候,母親已回到了家中,但由于哥妹二人干得興起,根本就沒有發現媽媽的到來。

  第十二章

  由于這一次陪上司吃飯比較順利,沒有過多的迎合,所以全紅回來得比哥妹倆預計的時間要早一些。

  全紅親眼看到兒子那不知多少次鉆過自己陰洞的大陰莖向著女兒的小穴中插去。

  作為母親,她真擔心女兒的洞穴會被兒子的粗大的陰槍插破,她想制止這場戰爭繼續發展下去,可是…… 她擔心這一制止,怕兒子和自己的事也被抖出來……哥哥和妹妹發生肉體關系的事還可以諒解,但母親和兒子發生了肉體上的接觸,那罪惡就更大了,那是絕對不能容忍的……母親處于矛盾之中…… 唉,隨她們去吧,更何況自己是如此的愛兒子,和兒子在一起的時候,那真像過神仙日子一般,兒子的童子雞插自己的陰穴時,比丈夫插自己還要舒服,兒子的舌功又是那樣的美妙,兒子的天真活潑的像他父親的樣子還每每能勾起自己美好的回憶。

  ,母親和女兒一切都是兒子的,這才是對兒子最好的愛,最好的獎勵。

  想到這里,全紅對兒子與女兒的行動能接受了,于是她又悄悄的回到門外,并關上門,又到外面去轉了一圈,估計兩個少男少女也該結束了,才來到門口按響門上的門鈴。

  這是給兒子和女兒一個下臺的機會。 當「?!!沟拟徛曧懲甑臅r候,哥哥與妹妹早就結束戰斗了。

  『媽,你回來啦!』開門的是王芳。

  『芳兒,哥哥你倆吃飯了嗎?』母親裝著像什幺也沒有發現一樣。

  『還沒有呢?!?br />
  『怎幺這幺晚了還不做飯吃?我不是打電話跟你哥哥說了嗎,我回家晚,你們自己做飯吃,你哥哥呢?』『他還在房里做作業呢?!荒赣H知道女兒在說謊,但又不便說穿,『你們呀,如果我出差了,看你們吃什幺,看來還是我給你們做了……芳兒,你們要吃什幺?』『媽,給我們做點面就行了……』晚上,全紅以為白天兒子和女兒干過,今夜兒子恐怕不會再來了,想到這里母親又對女兒有了一點說不出的感覺,她覺得女兒在奪走了自己的愛。 為什幺這種想法與白天的不同了呢。 但很快這種想法又消失了。

  房門還是給兒子留著,她是多幺希望兒子的到來。

  王平在十點鐘時,走進了母親的臥室,但他看見母親已睡著了。母親是平躺在床上的,身上沒有蓋任何東西,那姿式和身段太美了,真是一個睡夢中的維納斯。兒子看到這幅雕像,下體不由自主地立了起來,他輕輕地走過去,輕輕地脫去內褲,輕輕地上床,輕輕地分開母親的大腿,又輕輕地把自己的大陰莖慢慢地向母親的美妙動人的地方插去,然后屁股一沉,整根陰莖完地全進入了。

  兒子抽插時候,母親才開始慢慢的睜開眼,她以為自己是在做夢。等兒子又快速地抽插了二十多下的時候,母親才完全的蘇醒。

  『啊,平兒,媽媽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媽,你怎幺了?平兒知道媽媽天天都要,怎幺會不來呢,更何況平兒也天天都想要媽媽呀?!弧喊 絻?,快插,啊……對,就這樣,啊……再快點,啊……好,平兒,你真插得好,啊……平兒,你插得媽媽舒服極了,啊……啊……』『媽,還要不要再快些……』『啊……平兒,不能……再快……了,再快……媽媽……就要……被你……插破了,啊……』『媽,那平兒慢點,好不好?』『啊……平兒,你真會插,啊……好,就這樣,還要慢些,嗯……好,平兒,你插得真好,嗯……嗯……平兒,你真是媽媽的好兒子,你插得媽媽都快升天了……』『媽,平兒也快丟了,啊……啊……』話未說完,一股激流快速地從兒子的體內沖出來。

  母親也感覺到那激流不斷地向自己的子宮口內噴過來,同時還感覺到兒子的龜頭在不斷地顫抖。

  『啊……平兒,媽媽也泄了,啊……啊……』母親緊緊地抱著兒子,『平兒,媽媽很愛你!』『媽,平兒也很愛你!』『平兒,你可不要離開媽媽,媽要沒有你,真不知怎樣過了,平兒,你答應媽媽,好不好?』『媽,平兒不會離開你的,平兒和媽媽在一起是多幺的幸福,多幺的快樂,多幺的滿足。媽,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媽媽,你生下兒子,又用自己的乳汁把兒子養大,現在又把女人的一切獻給兒子,媽,你是平兒的好媽媽。平兒能夠擁有這樣好的媽媽已經是天下最幸福的兒子了,平兒還會離開媽媽嗎……』『平兒,你這張嘴呀,都把媽媽說成是圣母了!』母親微笑地對兒子說:『媽,你真美,你笑的樣子太美了。平兒的弟弟又想玩耍了?!黄鋵崈鹤拥年幥o還是一直插在母親的陰道里,『平兒,你想要就要吧,以后就別問媽媽了,媽媽是隨時隨地都滿足你……』『媽,不能說是隨時隨地吧,難道在妹妹的面前也可以嗎?』『平兒,你就別鉆媽媽的字眼了,如果你認為那樣做可以的話,你就……啊……平兒,輕點慢點,不要這快,我們邊做邊說點話不好嗎?』『好的,媽媽?!徽f完,兒子就改變成很溫的柔抽插,『媽,平兒是說著玩的,平兒怎會在妹妹面前和你……讓妹妹發現這讓平兒欲仙欲死事呢,媽媽,你可別生氣……』王平知道自己剛才說錯了一句話,就只好用自己的大槍讓媽媽得到滿足,于是慢慢地抽出,又慢慢地插入,每一次都完全抽出,再盡根的沒入,他知道這是媽媽較為喜歡的方式。

  『平兒,媽媽不會生你的氣的。平兒,再快一點……』『好的,媽媽?!弧赴  鼓缸觽z再一次同時進入了高潮。

  由于上一次兒子就已把母親的溶洞灌滿,所以這一次兒子的精水射出時,母親的陰洞再也裝不下了,于是就從陰道與陰莖的交接處擠了出來,把床單都濕了一大片。

  母親真沒想到兒子會有如此強列的欲望,她清楚地看到今天下午兒子已和女兒大干了一場,加上今天早上和自己的一次,今天就來了四次了。

  第十三章

  一個十六歲的少年在一天之內竟來了四次,真是一個奇跡。

  全紅回想以前和自己的丈夫最多一天也只是兩次,那也只是新婚時少許的時候。

  她還記得在那個新婚之夜,丈夫等到慶賀的雙方親人散完后,已是快十一點了。當時她被大她八歲的丈夫抱到了床上……那一次她們纏綿了半個多小時,也就是那一次,使她現在能天天快樂的平兒也就產生了……到了快天亮的時候,她又被丈夫弄醒,當她醒來的時候,丈夫的陽具全根沒入了她那一根陰毛也不長的玉洞中。

  那時她才有十七歲,還不到法定結婚的年齡,因而喜酒也只是雙方比較親的家人來慶賀。

  那時她正高考結束,正是炎熱的暑假,和現在一樣,熱得讓你不用蓋被子。

  后來,丈夫也只是偶爾梅開二度。

  而現在的兒子竟可在不到一天的時間里射了四次。

  真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全紅不由得緊緊地抱住自己的兒子,她真舍不得兒子從她的身邊離去。

  但兒子如果從女兒那里得到了更大的快樂,更大的滿足,那她還會留在自己的身邊嗎。畢竟女兒要比自己強呀,自己都三十四了,而女兒只有十五,更何況自己生過了兩個孩子,自己雖然覺得兒子抽插時是那樣的充脹、飽滿,可是女兒的那個剛被她哥哥開苞的小穴能不比她這生過孩子的更緊而舒服嗎?今后兒子還會像現在一樣一天和自己來幾次嗎?

  全紅真不知道怎樣辦才好。想著想著自己又睡著了。

  等她再次醒來的時候,兒子已不在身旁。

  一種不祥的預感襲上心頭,兒子肯定又去進他妹妹那小洞去了。

  于是她走到女兒的房間門口,果然從里面傳一陣陣輕輕的呻吟聲,『啊……啊……哥……哥,你……輕點,啊……妹妹……的小咪……都快……被你……插……破了,啊……啊……』全紅的心頭一陣恐慌,『怎幺辦?怎幺辦?』全紅慢慢地像是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的臥室,仰面倒在床上,兩眼緊閉著,也不知道想什幺,沒有一點頭緒。

  她知道自己將不會永遠擁有兒子了。

  想著想著,淚水竟從兩只眼角流了出來。

  但就在這時,她感覺到有一根熱乎乎的東西直入到自己的陰道中。

  她睜開眼一看,壓在自己身上的是寶貝兒子。

  『平兒……』她一把把兒子緊緊的抱住。

  『媽,你怎幺哭了,是不是平兒對媽媽不好?平兒做錯什幺了嗎?』『不是的,平兒,媽媽是想起……』未等母親說完,兒子的舌頭已擦干母親眼角的淚水。

  『媽媽,是不是想到爸爸才傷心的,媽媽你也不要想得這幺多,爸爸都去了十多年了,你又何必呢……你的身邊不是有我嗎,媽,平兒永遠陪在媽媽身邊,讓媽媽快樂,讓媽媽幸?!弧浩絻?,媽媽的好平兒,媽媽是高興……媽媽高興自己身邊有這幺好的一個天真、活潑、可愛,而且又能讓媽媽得到滿足的兒子?!粌鹤拥某椴暹\動開始加速。

  「啊……啊……」 聽到母親的浪叫后,兒子知道又該慢下來了,于是又慢慢地減速,改成快抽慢插。

  『嗯……嗯……平兒,你真會插,嗯……嗯……媽媽快活死了?!贿@時兒子又改成慢抽快插,過一會又改成慢抽慢插,沒過多久,兒子就讓母親在一天中第四次達到了高潮,而自己也在再抽插三十多下后,又在這一天中第四次將自己的愛液澆灌到使自己天天獲得無比快樂的母親的美洞中。

  三個月過去了,王平也進入了太陽一中的高一(1)這個特重點班,而且還是這個班的第一,當時班主任想叫他當班干,讓他在班長和學習委員中選一個,他對班主任說,他沒有當班干的經驗,也就謝絕了。但他又對班主任說,班上的事情他一定會關心的,有什幺事要他辦的,他一定會盡力而為。當時他記得班主任對微微地笑了笑,這一笑才使他注意起自己的班主任來。

  他的班主任是一個結婚才兩年的而且孩子還不一歲的二十六歲的美女,老師都說他的班主任是學校的教花,但班主任與自己的媽媽比起來還是差了些。

  這段時間來,王平總是在母親和妹妹之間交換著,晚上在媽媽那里,一般是每晚來上一次,但有時也有兩次的,那另一次就是過早了。下午五點到六點的時間是和妹妹,在這個時間里,有時媽媽下班得早,也要故意在商場或菜場中溜跶到六點過才回家。

  雖然三人幾乎不空一天,特別是對王平來說那是一天都沒有空過,平均每天少不下兩次,而對全紅和王芳來說還可以空上例假的那三至四天,但是三人并不因此而影響自己的工作與學習。

  相反全紅在單位上的工作總是得心應手,效率很高,同一種事別人要做兩個小時,而她只要一個小時甚至更短的時間就可以完成,在她們四處,只要有什幺難題,都來向她請教,因此,單位領導也非常的看重她,前幾天才給她提了個副處長。也不知為什幺,自從與兒子發生關系以來,皮膚也變得越來越細嫩了,自己又好像年輕了許多。

  至于王平和王芳,那更是不用說了,兩人均是班上的第一名,從來都不會得到第二。王芳說明年她也要像哥哥那樣,不但要進太陽一中,而且也要進太陽一中的特重班。倆兄妹學習是那樣的好,人也長得如此的漂亮與英俊,班上的男生或女生都圍在了他們的周圍,倆人收到的情書至少也有二十多封了。但是兩人對這些從來就不屑一顧,他倆只想著快點放學,早一點回家,早點進入兄妹倆人的極樂世界。因為只有下午這點時間是屬于哥哥和妹妹的。

  這天,妹妹對哥哥說:『哥,你在我的身邊就是那幺一個小時,我覺得這不太公平?!弧好妹?,這有什幺不公平的,你和我只有一個小時,難道我和你的時間又比你多了嗎?』王平的手在妹妹的乳房上不停地摸著,『妹妹,你的胸脯在這幾個月里竟大了這幺多,你可要好好地感謝哥哥呀,這可全是你哥哥的功勞喲?!弧焊?,雖然你和我的時間與我和你的時間是一樣的,但是你還可以整夜在媽媽的懷里,得到媽媽安慰,得到媽媽的……』未等到妹妹說完,哥哥就用手封住了妹妹的口,『妹妹,你千萬不要亂說,我和媽媽怎幺會那個呢?』王平一邊說著,一邊把他的大而長的陰莖狠狠地一下子就插進了妹妹的嫩穴中。

  『啊……啊……哥哥,你輕點,啊……』

  『哥哥插死你,插破你,看你還敢不敢亂說!』王平又狠狠地快速地抽插了二十多下。

  『啊……哥,你就不要再瞞著妹妹了,其實我早就已經發現了你和媽媽的事情,剛開始時我也是有點不可思議,但是后來我慢慢地細想起來也沒有什幺,媽媽畢竟也是一個女人,是女人就需要男人,需要男人的那根長槍那根大炮來插,你們男人一點都不知道女人的苦,你想想,在漫漫長夜里一個女人睡在自己的床上那不是很孤單嗎?!弧核?,我想你能夠安慰媽媽,是很好的事呀,何況,媽媽從小就慣你,都十歲了,還在一起裸睡,現在你們不發生那事才怪呢。哥,我都想通了,啊……哥,輕點……但這些天來,你和媽媽在夜里快活,可是……哥,你想過沒有,妹妹也在忍受著漫漫痛苦的長夜,特別是你和媽媽還要發出讓人全身發癢的叫聲。啊……啊……哥……哥,你……輕……點,啊……啊……』隨著妹妹的幾聲大叫,哥哥和妹妹倆人都泄了。

  哥哥射得妹妹滿滿的一腔淫水。哥哥并不急于把自己的陰莖從妹妹的陰道里抽出來,他覺得這樣被妹妹的小穴夾著很舒服。

  『妹妹,既然你都知道了,為什幺不早說?』

  『哥,我怎幺敢說,我說了不知道媽媽會怎幺想,她也有她的難處呀,我覺得媽媽也是夠苦的了,爸爸不在時我才四歲,你才五歲,十一年了,媽媽也不再嫁人,這是為了什幺,還不是為了我們兄妹倆人。哥,媽媽這十來年也不容易,我就想,你能夠給媽媽盡量多一點快樂,讓媽媽不再找一個后爸來給我們氣受,我也只好裝著什幺也不知道一樣,讓媽媽安心的接受你給她的快樂,這不是更好嗎,哥……你說是不是?』『妹妹,真難為你了。妹,哥都沒有你這樣想得多呢,能這樣為媽媽著想。哥在干媽媽時,當然也想到能給媽媽快樂,給媽媽滿足,但沒有你想得這樣好。嗨,哥哥還不如妹妹你呀!』『??!哥哥,快起來穿衣,媽媽馬上就要回來啦!』『妹妹,我有個想法?!桓绺邕叴┮?,邊對妹妹說,『媽媽我們住在一起如何?』『哥哥,這恐怕不行吧……』『有什幺不行的,原來我還以為你不知道我和媽媽的事,現在既然知道了,不如大家住在一起更好些?!弧嚎墒菋寢屩牢覀兊氖聠?,如果媽媽知道了我和你發生了那種事情,她會原諒我們嗎?』『要不我今晚試探媽媽一下再說……』『嗯,也好,如果媽媽同意了,那該多好……哥哥,快出去吧,現在最好不要讓媽媽知道……』就在哥哥臨出門前,還在妹妹的嫩臉上親了一下。

  第十四章

  六點過十分,全紅才回家,她是有意讓兒子與女兒兩人多一些時間,畢竟自己與兒子是整整一個晚上,而女兒只得到一個小時,自己總不能把好處一個人占了。反正回家就只是做飯。因此她有時都快六點半才回家。

  晚上,王平與母親大戰過后,已是十一點了。

  王平的陰莖還像原來那樣,還是插在媽媽的被自己灌滿精水的陰洞里。

  『媽,平兒跟你說件事,你可不要生氣?!?br />
  『平兒,在學校里出事了?』

  『媽,不是學校的事,是……』

  『那會有什幺事情能讓媽媽生氣呢?』

  『媽,你答應了平兒再說……』

  『平兒,你就說吧,媽媽的陰穴都讓你插了,還有什幺事比這更嚴重的呀,你說吧,媽媽不生氣?!蝗t用右手在兒子的還有一點童氣的臉上擰了一下。

  『……』

  『說吧,平兒?!荒赣H又對兒子微笑了一下,『媽媽不會生氣的?!弧簨?,我和妹妹已……』『平兒,你別說了,你和妹妹的事媽媽早就知道了,你的小弟弟已進入了你妹妹的小穴了,是不是?』『媽,這些你全都知道?』『你們呀,難道你們沒有發現,這幺久來媽媽總是六點以后才回家嗎?』『你不是說你們單位是六點才下班的嗎?』『可是有時也有早的時候嘛?!蝗t又對兒子使一個媚眼過來。

  『下班早的時候,也得要等到六點以后才回來,哪怕是四點提前下班了,你也不會在六點以前回來的,是不是?媽媽?!弧膏拧埂簽槭茬??媽媽,你為什幺要這樣?』『為了我心愛的寶貝兒子?!弧簨?,你真好,平兒再讓你快樂一下好不好?』『平兒,媽媽是怕你的身子呀,你吃得消嗎?』『媽,你不用擔心平兒,平兒一天來上七下八下是沒有問題的?!弧耗悄闵险n的時候還是那樣的有精神嗎?』『有,不但有,還特精神的,而且他們要學一節課,我只要半節課就行了,分數還要比他們高呢?!徽f完,插在母親濕淋淋的陰洞里的肉棒又抽動了起來。

  「啊……啊……」隨著兒子的抽插,母親大聲地叫了起來。

  『媽媽,輕點,妹妹聽到了不好?!?br />
  『啊……啊……平兒,你再插快點,啊……媽媽……就要……大聲……叫,啊……啊……這樣……才快活……才舒服……才像一個……被干的……女人,啊……啊……平兒,再插……快些,啊……再插……深些,啊……對,就……這樣,平兒,你……真插得……好,插得……媽媽……都快……升天……了,啊……啊……』『媽媽,你不怕妹妹她……』『平兒,啊……你叫……你妹妹……也來吧,啊……啊……我們……三人……一起,啊……啊……』母親被兒子的大力的快速的抽插,叫聲也一次大過一次,『芳兒……』『唉,什幺事,媽媽……』王芳在母親的房門外答道。

  『芳兒,你進來吧,啊……平兒,現在……可以輕點,慢點……嗯……對,就這樣……你進來吧,芳兒……』『媽,女兒不敢進來?!弧簛戆?,不怕,是媽媽叫你進來的?!弧簨?,那我進來了?!煌醴纪崎_門一看,哥哥的屁股正一上一下的向媽媽壓去,大陰莖也在一進一出的在媽媽的陰道中運動,再加上剛才聽到的媽媽那使自己無比興奮的浪叫聲,自己的下體不由自主地流出許多淫水來。

  『啊……啊……平兒,芳兒,媽媽丟了……』

  王芳此時是站在床邊的,看到媽媽的裸體,不禁稱贊了起來:『媽媽,你真美!』『芳兒,上來吧?!荒赣H伸手在女兒的大腿根處摸了一下,『你看,都流出來了,平兒,你還行嗎,安慰一下你的妹妹吧?!弧簨寢?,沒問題?!徽f完王平把粗硬的陰莖從母親的洞穴中抽出來,向躺在媽媽身邊的妹妹的流滿淫水的小白洞中直插進去。

  「啊……啊……」

  『平兒,你溫柔些,你妹妹可不像你媽媽那樣經得起你猛沖猛插……』『媽,這不用你擔心,妹妹她早就習慣我的這種動作了,是不是妹妹?』『啊……啊……媽媽……不用……擔心芳兒,芳兒受得了的,啊……啊……』『芳兒,要叫你就大聲的叫,這樣才舒服,這樣才像一個真正需要的女人,這樣才能讓你的哥哥得到快感?!弧喊  瓔尅瓔?,芳……兒……要……泄……了。啊……啊……』哥哥終于把火熱的精液噴在了妹妹的洞穴深處。

  『芳兒,你以后就和我們一起睡吧,大家也不要再防什幺了,讓你哥哥天天都能享受我們娘倆對他的服務,讓他同時一次能插上不同年齡的陰洞,享受到風格炯異的味道,好不好?』『媽,女兒聽你的?!煌醴家恢坏膿崦寢尩娜榉?,另一只卻向媽媽的下體摸去。

  王平把肉棒從妹妹的陰洞中抽出來,又一下插進了媽媽的美穴中,『媽,能不能讓我的小弟弟在它原來溫暖的家園里過夜?』『平兒,你想怎樣都行,其實媽媽也想你那小弟弟整夜都待在里面,媽媽還想你這整個寶貝都回去呢……』話還沒有說完,兒子的熱唇已壓了下來。

 ????第十五章

  從此三人就睡在一起了。

  在此期間,全紅又換了一套房子。因為原來住的房子熟人太多,也有點小。有時常有鄰居來串門,她怕他們娘仨的美事被發現,就搬到一個小區里,并選了20層的一套房。

  這一套房共有120個平米,比原來的60平米大了整整一倍。這次買房連同裝修在內共花了全紅近40萬。

  她現在可不在乎這40萬了,現在已不比當年,十來年才積蓄五、六萬,而她現在的卡上竟已有了400多萬了。

  在這一套新房里,還是只有三個臥室,有兩個衛生間,客廳要較大一些。名譽上是一人一個房間,而實際上娘仨每天都睡在較大一間的主臥室里。

  在每天夜里,王平總是先安慰媽媽,后才插妹妹,有時是兩個同時干,但每次射精多數是射媽媽的美穴中,射在妹妹的嫩洞里要少一些,他覺得射在媽媽的里面更使他奮亢一些。而完事后總是把陰莖置在媽媽的陰道里,一直睡到天亮。

  等到母親去做早餐的時候,王平才與妹妹又在床上過早場。

  中午總是媽媽回來得早,在廚房里做中飯,王平一回來就放下書包,走到媽媽的背后,掀起媽媽的裙子,用手握著自己的堅硬的陰莖向著媽媽的洞穴就插進去。他知道媽媽一定沒有穿內褲,因為媽媽和妹妹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懈下內褲,好方便王平的進入。不管媽媽是在洗菜、切菜還是在炒菜,他一回來都要和媽媽做那快活之事。

  全紅也隨自己的兒子,只要兒子想插她,她都給。有時妹妹也回來得早或是兄妹倆一同回來,這時哥哥和妹妹總是先做完了風流事后才去完成中午的作業,媽媽回來了也自去干她的家務事。

  吃完中午飯后,三人又一起睡午覺,若是王平回來時已先在媽媽的洞穴射過了,那中午他就鉆妹妹的小穴。若是王平回來時是先進了妹妹的嫩洞,那中午他就插媽媽的肉縫。

  下午總是王平和王芳先回家,一進門兩人就先大干一場,再做晚上的作業,老師每天每科都要布置三到五個題,但這對兩兄妹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用不了多少時間兩人就會做完的。等母親回來的時候,他們不但美美地舒服了一次,還已經把作業做完了。

  等到晚餐吃好后,娘仨就一起在沙發上看電視,兒子總是把頭靠在媽媽的兩個大乳房上,一邊看電視,一邊伸手進媽媽的下身去撫弄那肉感特強的陰戶。同時另一只手又去尋找妹妹那已豐滿起來的乳房或光潔無毛的、也算肥厚的那兩片肉橙,直到他拉著媽媽和妹妹的手走進那火熱的戰場……全紅也不知道,兒子為什幺會有這幺超出常人幾倍的欲火。

  說真的,兩個女人都有些受不住了,特別是在有一個來紅的時候,那另一個女人就要一天承擔不止五次的讓她們次次都欲仙欲死的勞作?!耗氵@小冤家呀,是哪里冒出來的神仙呀!』有時全紅忍不住對猛插自己的兒子說。

  而王平在家的時間,那陰莖可說是總要在陰道里泡著,他是越干越想干,越插越想插,越搞越舒服,越做越有精神。他也不知道自己怎幺會有如此的強烈而又次次充滿激情的沖動。

  轉眼一個學期過去了,也就是說,王平上高一已得了一個學期,在這一次學期的期末考試中,他考了790分,總分是800分,共考八科,而且數學、英語、物理、化學四科得了滿分100分,這一分數比第二名高出80分。

  全紅為了獎勵兒子的這一分數,破例答應兒子讓他的小弟弟插在自己的洞穴中看電視,誰讓她答應兒子說,『平兒,考得這樣好,媽媽答應你一個要求』。

  『媽,你偏心!』王芳不服氣地對媽媽說,因為她也考得很好,『媽,我也考得班上第一,而且還是學校第一呢,你為什幺不獎勵芳兒呀?』『你這小丫頭,那你要媽媽獎勵你什幺呀?』『媽,我沒有哥哥那能使你升天的東西,我只想吮一吮你的大奶,行嗎?』『哈哈,芳兒,我還以為是什幺大不了的事,原來是這幺簡單的問題,我們不是天天都裸睡的嗎,你哪個時候都可以吮媽媽的呀!』全紅順手在女兒的胸脯上摸了一下。

  『媽,芳兒不敢嘛!』王芳臉紅地一頭扎進了母親的懷里,用嘴去蹭摩媽媽那開始堅硬起來的黑黑的大乳頭。

  此時,王芳清楚地看到哥哥的大陰莖已全根沒入媽媽的肥厚的陰穴中。

  『媽,我覺得有點奇怪?』王平一邊享受媽媽的服務,一邊看電視,又一邊問媽媽道。

  『平兒,有什幺奇怪的呀?』

『為什幺我給了你們這幺多的寶物,而妹妹你倆的肚子總是不見大呢?』『傻小子,你想媽媽和你妹妹的肚子大呀,你這沒良心的小子,要媽媽和妹妹的肚子大了你就高興了是不是?要是這樣,你說我怎幺還能到單位里去上班,你妹妹又怎幺能去學校上學讀書?』『媽,我不是這意思,我只是覺得不對勁,才問問而已嘛!』『你呀,要等到你想到這事時候,我們母女倆早就被你這只知道快活的小子害慘了,媽媽早就做好了一切防備措施了,要不哪能讓你天天射在我們的里面?讓你能享受到別人享受不到的那份快樂呢?』『媽,平兒好愛你們,我要今生今世永遠陪在你們身邊,讓你們天天都得到最大的快樂和幸福?!淮藭r,電視里正唱著歌曲:『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我愛你有幾分,我的情也真,我的愛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春節后的第三天,這天早上,天空萬里無云,娘仨人又在家里快活,突然電話鈴響了,「?!!!谷t正在電話機旁,她拿起電話?!何?,請問你是誰……喔,是大嫂??!』此時兒子正在猛插她的陰戶,她用手封住話筒,『平兒,快停一下,要不你去和你妹妹吧,你大媽和你大姐她們從縣城里來我們家了?!?br />??????
?????? 第十六章

  王平把陰莖從母親的陰道里抽出來,又迅速地向妹妹的陰洞里插進去。

  「啊……啊……」

  『噓……芳兒,你們輕喊點……喂,大嫂,侄女你們現在在什幺地方,我來接你們……嗯,嗯……好……好,就這樣,你們別亂走,我馬上就到車站來接你們。嗯,好……』『平兒,芳兒,你們快停下?!蝗t邊穿衣服邊對王平和王芳說:『你們快收拾一下,我現在就去接你大媽她們,你們馬上收拾好房間,要收拾得像什幺事也沒有發生過一樣,??!』說完全紅開門出去了。

  『妹妹,媽媽去接大媽大姐她們,還要有一些時間,我們干完了這場再收拾也不遲?!弧焊绺?,那你快干吧,要不時間久了,等媽媽她們回來我們還沒有收拾好,那可就麻煩了。啊……啊……哥哥,你插得妹妹真舒服,啊……啊……』兩人很快都達到了高潮。

  不一會,媽媽領著大媽她們來了,這時兩兄妹也把房間收拾好了。

  王平的大媽叫楊艷,今年三十八歲。王平的大姐叫王玉,今年二十歲。

  『大媽,玉姐,你們好?!煌跗綄M屋來的大媽和王玉姐姐說。

  『大媽,玉姐,你們坐?!煌醴家裁ο虼髬尯陀窠銌柡?。

  『喲,弟妹,看你教出這幺好的一對兒女。來芳兒,讓大媽看看,喲,多俊呀,這白里透紅的臉,紅紅的小嘴,大大的眼睛。喲,這手多細嫩呀。紅妹,芳兒今年多大了?』楊艷拉著王芳細嫩的小手說『大嫂,芳兒現在已有十五歲了,你怎幺忘了,你四年前來的時候,這小丫不是十一歲嗎?』『那平兒今年不就有十六歲嘍,嗯,是十六歲了,大得真快呀,都長這幺高啦,過來平兒,讓大媽好好看看!』王平走過去,坐在大媽的身邊,兩眼直看著大媽胸前的兩個大山丘。

  『平兒,來,坐在大媽的腿上,讓大媽抱抱你,再長大就不好抱了?!煌跗揭黄ü勺诖髬尩拇笸壬?,身子整個靠在大媽的兩個大奶之前,他清楚地感到大媽的兩個乳頭貼著自己的后背,『大媽,玉姐今年有二十了吧?』『平兒,你怎幺記得這幺清楚,那你說大媽今年有多大了,若能猜著,大媽就親你一口!』『大媽,你今年三十八,對不對?』『平兒,你真好記性,記得我在四年前來會你們的時候,只和你媽媽輕描淡寫地說了一下,你真行呀,四年了,你還能記得?!粭钇G用手輕輕撫摸著王平的頭發說,『四年了,一個個都長高長大了,連房子也換了。紅妹呀,你真幸福。哦,平兒,你說對了,你想要大媽親你哪里?』『大媽,你就親一下平兒的臉吧!』「?!勾髬屧谕跗降哪樕现刂氐赜H了一下,臉上還留下兩片淡淡的嘴唇印。

  『大嫂,你們這次來太陽,有什幺重要的事嗎?』『喲,弟妹,來太陽一定要有事才來嗎,沒有事就不能來啦,也不興我來看看你們?難道我這一來,就壞了你們娘仨的什幺好事啦?』全紅臉一紅,『大嫂,看你說的,你的嘴呀,還是像原來那樣厲害,一點也不饒人。大嫂,你看你,把玉兒也調教得如此的美麗動人,婷婷玉立,嬌艷可愛了?!弧憾?,怎幺你們說著說著,就說到我身上來了?』王玉一把拉過王芳的小手,『走,芳妹,陪姐姐上街去?!弧河窠?,你才來,就要去溜街呀?』『芳妹,你不知道我是一個逛街迷嗎?走吧,你就陪陪姐姐嘛!』王玉拉著王芳的手,蹦蹦跳跳地出門上街去了。

  『紅妹,不過我和玉兒這次來,還真的有一點事要求你呢。先不說了,這事說來話長呢。紅妹,我想先洗個澡?!弧浩絻?,到媽媽的衛生間里,幫大媽把水調好?!蝗t對坐在楊艷的肥腿上的兒子說道。

  王平有點不情愿地從大媽的大腿上起來,走到常常與媽媽和妹妹嬉戲的主衛生間,這里有一個大浴缸。他隱約聽到大媽對媽媽說:『紅妹,等一下我們一起洗澡吧,我們姐妹倆已有四年沒在一起洗澡了,我可想死你那小白洞了,還有你那和我一樣的大乳房?!弧捍笊?,你輕聲點,讓平兒聽到了多不好?!弧亨?,怕什幺,平兒也該……』『大媽,水調好了,你快來洗吧!』『紅妹,我們去吧。喔,對了,平兒,你試一下水熱不熱,大媽不喜歡過熱的水?!弧捍髬?,不很熱,這我早就知道了?!弧杭t妹,你看平兒多細心,連我洗澡不喜歡過熱的水他都記得。紅妹,怕你喜歡什幺平兒他都知道吧?』『大嫂,走吧,看你又說到哪里去了,平兒,你做作業去吧?!煌跗阶叱鲂l生間,來到自己的房間,然后又悄悄地來到衛生間的門口,門還沒有關嚴,但也看不到里面,他聽見里面的水響聲和說話聲。

  『紅妹,難道你一點都不想男人?你呀,也該找個男人了,過了這村就沒有那店了,你今年也有三十四了吧,你可不能白來世上一回啊?!弧捍笊?,我現在還不想哪事,我想等平兒和芳兒他們都大學畢業了,再想哪事也不遲?!弧菏茬垡膊贿t,等你的兩個兒女大學畢業的時候,你都四十多歲啦,到那時還有誰會來要你這個老太婆,妹妹,你別太傻了,二弟王偉都去了這幺多年,難道你一點都不想?來我摸摸看……喔,對了,妹妹,你連男人都不想,你是不是經常在吃平兒的童子雞呀?』『大嫂,你可千萬不要亂說,媽媽和兒子怎幺能那個?』王平在門外心里暗想:媽,你干都干了,還不承認……『那有什幺,妹妹,媽媽也是女人,是女人就有一個想讓男人來插的陰戶,而兒子也是男人,是男人就有一根想插女人的陰莖,世上也沒有規定兒子的陰莖不能插媽媽的陰洞!』『大嫂,你這幺說,你莫不是已讓強兒插過了?』『你呀,守那幺多規矩干什幺,我的陰洞早就讓我的寶貝強兒插過了?!弧赴 雇跗铰牭酵鯊姼绺缭缇鸵呀浐痛髬屇莻€了,著實地吃了一驚,差一點就在門外叫出聲來。

  第十七章

  王平聽到王強哥哥早就已經和大媽也就他的親媽媽有了肉體的接觸,真的是吃驚不小。

  『啊,原來大媽的陰穴也被強哥插過了,我還以為天底下就只有我王平干過自己的媽媽,原來,強哥占有他的媽媽比我擁有自己的媽媽還要早呢!』想到這里,王平的陰莖不由得堅硬了起來,他真想推門進去,把自己粗大的陽物存放在大媽的美穴中,但是他愛媽媽,他不能讓媽媽下不了臺。

  『那強兒的爸爸呢,他沒有發現?』王平在外面又聽到媽媽在問大媽。

  『怎幺不發現,都在一個床上睡著,他爸可開通了,他說媽媽能為自己的兒子獻上一切,那才是世上最偉大的媽媽呢!』『大嫂,那玉兒也和你們一起睡?』『那當然,嗨,紅妹呀,我和你說白了吧,我們一家呀是非常開放的,兒子想干媽媽就干,爸爸想干女兒就干,弟弟想干姐姐就干,當然他爸想干我那是正干,我們晚上就睡在一起,想怎幺干就怎幺干,有時我們母女倆要同時承受他們父子倆的抽插,爸爸干過去了,兒子馬上又上,像流水作業似的……』里面的聲音停了一下后,又開始了:『妹妹,快用你的小手指插一插你大嫂的陰戶,姐姐的這地方癢起來了。啊……啊……對,好舒服,啊,啊……妹妹,你也可以讓平兒插嘛,平兒都十六歲了,難道還不可以拿來用嗎,你要丟不下這個面子,要不先讓平兒來插我的如何?只要平兒償到了甜頭,等我一走,他不就很自然地就上你的床了嗎?』『大嫂,這怎幺行呀,這樣怕不好吧?』『那有什幺不好的,妹妹,你也該為自己想想了,讓它空著這幺多年,你也不覺得你活得累嗎,這一次你就聽姐姐的吧。平兒,平兒……』里面的話,王平全都聽到了,當他大媽叫他的時候,他輕輕地回到自己的房間,在自己的房間里大聲地答道:『大媽,有什幺事嗎?』『平兒,你進來一下,來給大媽擦擦背?!弧捍髬?,里面不是有我媽媽嗎?』『平兒,聽話,大媽要你來擦嘛!』『我媽媽在里面,我不好進來呀!』王平是為了給母親面子,才故意這幺說的。

  『紅妹,那你先出去吧,等我先給平兒償償甜頭?!弧捍笊?,那我出去了,平兒,你進來給你大媽洗吧?!弧菏?,媽媽?!徽f完王平走進了衛生間。

  『平兒,把衣服脫了,進澡堂來跟大媽一起洗?!粭钇G微笑著對王平說。

  『大媽,這……』

  『平兒,這什幺這,還不快進來,大媽可要生氣了,來吧,別怕,嗯,對,把衣服掛在架子上……好,把內褲也脫了……對,這才是大媽的好侄兒嘛,來,快下池子里來?!弧捍髬?,你的奶子好大喲,有奶水嗎?』下到浴缸里的王平向大媽說道。

  『平兒,想不想摸摸大媽的大奶呀?』

  『想呀,可是……』

  『平兒,你想摸就摸吧,別怕,大媽讓你摸?!宦犃诉@話后的王平兩手迫不及待地向楊艷胸前的兩個大乳房摸去?!捍髬?,你這奶子摸起來好舒服,好柔,好軟喲!』『平兒,大媽的大奶還有奶水呢,你只要聽大媽的話,大媽就給你吃,好不好?』『大媽,強哥和玉姐他們都這幺大了,為什幺你還有奶水呀,我媽她早就停奶了,記得我四歲時,我媽就不給我吃奶了,從那時起我媽就了奶水,怎幺你現在還有奶水呢?』『這有什幺好奇怪的,你讓你媽媽或你妹妹懷上一個娃,她不就有奶水啦,來平兒,讓大媽看你的弟弟有多大了。喲,平兒,你的比你強哥和你大伯的都還要大,小小年紀,還看不出有這樣大的陽物呢!』『大媽,我的這東西有點難受?!煌跗窖b著像從來也沒有干過女人一樣。

  『平兒,來,把你那長東西放進大媽的這洞里來就好了?!粭钇G拉著王平的手摸向她的長滿陰毛的陰戶。

  『大媽,你的下面怎幺長了這幺多的毛毛呀,你看我的,什幺也沒有?!弧耗阊?,是媽生的,所以就和你媽媽一樣,不長毛唄!』『那……』『別那的這的,平兒,來,把你那東西插到大媽的下面這里來,嗯,對……啊……啊……平兒,你真行,啊……啊……平兒,你真會插,啊……你再……插快些,啊……再插……深些,啊……平兒,你插得……大媽……好……好……舒服,啊……啊……這是……大媽……被插得……最爽……的一次,啊……啊……太……妙了,啊……啊……』『大媽,啊……平兒……也……好……舒服,啊……大媽,平兒……要……射……了,要不要……拉……出來,啊……』『平兒,啊……不……用,啊……你就……射……在……大媽……的體……內吧!』不一會,兩人都先后升天了。

  這是王平故意提前射的,他在裝著像似自己的第一次一樣。要是在平時和媽媽、妹妹的時候,她才沒有射得這樣快呢?!捍髬?,你能不能到我的房間里去睡一會兒,就讓平兒的小弟弟插在大媽的美穴中睡一會,好不好?平兒還有許多話要跟大媽說呢,平兒還吃大媽的奶水呢!』『平兒,大媽滿足你的要求,來大媽抱著你去?!粡妷训臈钇G抱著王平,來到他的房間,并和王平一起躺到了平時很少睡過的床上。而王平的長陰莖一直插在大媽的陰穴中,一點也沒有從大媽的陰洞中滑出來。

  『大媽,我能吃你的奶水嗎?』

  『平兒,可以的,你就來吃吧!』

  于是王平就把嘴移向大媽的奶頭,把大媽的右邊的硬硬的、有一點兒黑的奶頭含到了他的火熱的兩片稚唇之中,兩邊腮幫一縮,就吸了起來,『大媽,你的奶水真香,真甜?!弧耗瞧絻耗憔投喑孕┌?,大媽讓你喝個夠?!弧捍髬?,我還想插你的小穴?!弧和?,平兒,你還要?』『嗯……大媽,不可以了嗎?』『可以,平兒,可以的,你就插吧。啊……啊……平兒,你真行,啊……想不到啊……你還……能……梅開……二度,啊……啊……』又過十多分鐘后,兩人再次交貨。

  全文字節數:280612

[ 此帖被零度思念在2015-03-27 18:39重新編輯 ]
?
山东麻将胡法 安徽乐乐麻将官方下载最新版 河南22选5app 活塞vs 三人麻将要去掉什么牌 手游棋牌游戏平台 上海时时乐购彩平台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图表 山西11选五走势图 沈阳麻将 算番的麻将是哪里麻将 彩票开奖查询p62玩法 广东十一选五什么时候开 天天捕鱼电玩城破解版 老杰克棋牌手机版官网 秒速赛车正版网址 广东南粤风采36选7走势图
百站百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