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首頁?????長篇連載?????【肉蒲兵團】【作者:不詳】【未完待續】
【肉蒲兵團】【作者:不詳】【未完待續】
【內容簡介

  他迅速的摟著包霜立即揮弋一頂。一聲脆響之后,他開始疾頂猛挺了。他的雙掌貪婪的遍撫她的胴體了。他的雙唇貪婪的吸吮她的胴體了。她卻神智恍惚的瘋狂發泄著。孽,全是她意氣用事惹來的孽呀!

  不到半個時辰,他突然全身哆嗦的“交貨”了,她卻仍然瘋狂的頂挺著,不由令他爽得全身汗毛直立。不久,他咬牙運功制住她的“麻穴”。他需要休息呀!

  他連吞三粒靈藥之后,一見到她那迷人的胴體及欲火焚身的香艷情形,那“話兒”又“起立”了。他摟著她,解開她的穴道再度盡情的享受了。

  第01章 俊男美女羨煞人

  根據古代的“民意調查”結果,眾人公認人生應有四大樂事,那就是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他鄉遇故知、久旱逢甘霖。

  根據有心人的進一步“民意測驗”結果,洞房花燭夜乃是四大樂事之冠軍,其余三樂則相形見拙。

  哇操!為什幺呢?

  “金榜題名”時自然因為苦讀有成就而快樂,可是一想起“伴君如伴虎”那句格言,便涼了半截。若是被分發到鳥不拉屎的地方去服務,那真是悔不當初哩!

  “他鄉遇故知”固然高興,可是,對方若向你“調頭寸”你還樂嗎?

  “久旱逢甘霖”固然快樂,可是,萬一“大雨下不?!狈簽E成災,怎幺辦?

  只有“洞房花燭夜”最樂啦!那種緊張、興奮、刺激、銷魂的滋味,真是令人永生難忘及食髓知味。

  難怪至圣先師孔老夫子會說出“人者,食色性也”這句格言。

  眼前就有一對新人要成親,新郎和新娘的來頭可真不小,他們就是“一指書生”喬迅及“牡丹仙子”包霜。

  這位“一指書生”喬迅出身于昆侖派,卻因為另有奇遇練成一種精妙的指法,至今未逢敵手,因此有“一指書生”之美譽。由于他長得貌若潘安,俊似子郡,致使不少的男人“呷醋”他們便譏笑他只有伸指一勾,便可以勾盡女人的芳心,所以贈以“一指書生”之譽。

  喬迅年青氣傲,他豈會不知那些人在“吃不到葡萄,便說葡萄酸”因此,只要有人犯過被他逮到,一定戮對方一指。這一戮,輕則功力報銷,重則殞命,因此,暗中妒恨他的人越來越多,不敢在他面前為惡之人也如過江之鯽。喬迅就在這種情況下行俠仗義,快意江湖。

  包霜出身于塞外包家莊,身材健美,三圍概估之下至少是三十六、二十二及三十八,那張臉蛋更是有夠迷人。唯一的缺憾就是她的唇兒太薄,顴骨略聳,若有學過面相之人,一定知道此人心胸狹窄又喜歡抬杠。不過,這兩個缺憾被她的雪白肌膚、迷人身材及明亮鳳眼遮飾之下,根本沒有人去注意或挑剔它。

  她出道的時間比喬迅晚半年,不過,她的“知名度”及人緣卻迅速的凌越喬迅,不知有多少的男人為她瘋狂。有不少的男人更私下將她那“包霜”姓名改為“包爽”只要能夠一親芳澤,便好似“朝聞道,夕死無憾矣!”

  包霜平素喜歡牡丹,右胸衣襟上面不時的掛著純丹花,即使未逢花香,她仍以一朵純金打造的牡丹掛在右胸衣襟。因此,人們便恭贈一個“牡丹仙子”之美譽。

  別看她只身騎著一匹胭脂馬在江湖奔馳,卻從來沒有被男人沾過一根毛發,因為,她的武功高明得駭人哩!

  她出身于塞外,自一位異人的手中練得“狂風沙”掌法,別看她是個女流之輩,掌力卻是又疾又猛,誰敢惹她呢?

  她乍見中原文物風光比塞外美上萬倍,因此,立即馬不停蹄的徜徉于錦繡河山的迷人風光之中。

  她的眼界甚高,對于那些“跟屁蟲”根本甩都不甩,不過,在她的芳心深處,卻悄悄的藏了一個名字“一指書生”喬迅。

  人總是好奇的動物,越聰明的人越好奇,因此,包霜對于只聞其名,未見其面的喬迅更加的心儀了!因此,她的旅游路線悄悄的跟著喬迅的行蹤改變了!

  可是,她每次皆撲空,屢次失望之余,她好勝的堅持要找到他。

  俗語說,“皇天不負苦心人”又說:“有恒為成功之本”包霜終于在清明節的杏花村中找到了喬迅。

  當時,喬迅正坐在村間野肆喝著酒,欣賞著桃林及雨景,那份瀟灑勁兒,當場令包霜芳心震顫了!

  她好似觸電般整個的怔住了!

  雨水雖然好似“棉花糖”般飄灑著,她的頭頂亦戴著一頂大圓帽,可是,大約過了半個時辰,身上那件紅色衫裙卻全部濕透了。那付健美的胴體使整個的呈現出來了。

  站在遠處的那批跟屁蟲雙眼猛吃冰淇淋,心兒癢兮兮了。

  終于,喬迅發現包霜了,他微微一怔,立即會帳騎著白馬離去。

  從那一刻起,他到那里,她就跟到那里,而且一跟就是年余,不知令多少男人妒恨喬迅的艷福不淺。

  俗語說:“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br />
  喬迅被她的真誠所感動,立即主動向她打招呼!

  這一打招呼,友誼橋梁迅速的搭成,兩人的感情熱度直線上升,不到三個月,兩人便互訂終身了。

  為了避免那些男人之打擾,他們在黃山天都峰一塊凹谷,搭建三間木屋,兩人各住左右房中,中間則是廚房兼餐廳。

  兩人嚴守禮法的“試婚”三個月之后,終于決定在五月初一日午時成親,目前已經是晌午時分,卻未見轎夫抵達。

  身穿禮袍,胸系一個大紅彩球的喬迅,不知他已經在大廳及大門,走了有多少遍啦?

  別人是“中山北路走六遍”他至少走了六十遍,眼看看午時將過,卻尚未見到那轎夫,他的額頭終于急出汗珠了。

  哇操!能讓修為深厚的喬迅急出汗珠,可見此事非同小可矣!

  他急,包霜更急!

  因為,成親之良辰吉日是她翻閱三本“通書”才與喬迅再三研究之后,才擇定這個“超級良吉”時辰的。

  天下之事偏偏如此的微妙,五月一日午時乃是“超級良吉”時辰,可是,午時一過,便是“天狗”“路空”之“衰”時辰。

  包霜聰明過人,想不到卻深信這種虛無縹渺的“時辰說法”因此,她雖然端坐在房中榻前,那顆心卻好似熱鍋螞蟻般焦惶不已!

  瞧她一身新服,頭戴鳳冠、身披霞帔、足登鳳靴的端坐在榻沿,那婀娜的身材及明艷的容貌實在有夠迷人。

  又過了一陣子,她實在坐不住了,她朝窗外的天色一瞧,突然起身,作了暗示性的一咳!

  喬迅正欲再度到門口去瞧瞧,聞聲之后,好似被擊中了一記“右鉤拳”立即滿臉通紅的走了過去。

  不久,他掀開她那房門口的粉紅色布簾道:“姑娘,有何吩咐!”

  她不悅的忖道:“即將拜堂,他還作此稱呼,分明欠缺誠意嘛!”

  她立即淡然道:“怎未見喜轎呢?”

  “這……我前天一再叮嚀那八名轎夫及媒婆要在昨晚前抵達山下天泉寺過宿,今晨一天亮就出發呀!他們若按照我的吩咐行事,早就在一個多時辰吉時以前抵達此地了,我在耽心他們會不會出事?”

  “出事?被宰?呸!呸!呸!”

  敢情她還挺迷信,不愿在大喜之日談及“宰”字哩!

  “應該不會呀!這帶地面一直很平靜呀!”

  “眼前時辰將屆,已不容再延,唉了真是的!”

  “姑娘,在下真抱歉!”

  “算啦!一切歸諸天意,咱們湊合看吧!”

  “姑娘意欲如何進行婚禮呢?”

  “你從大門進來,沿途燃放鞭炮,然后來此來接我去拜堂吧!”

  “好的!”

  他匆匆的入廳拿起裝有鞭炮的喜籃及引燃一根線香。

  “姑娘,要不要引燃龍鳳燭?”

  “當然要啦!午時快要過去了,快些!”

  “好的!”

  他以火折子引燃龍鳳紅燭之后,立即提著喜籃疾掠出廳?!八?!”

  一聲,他準確的落在門口。

  他正在為自己的超絕輕功滿意之際,卻聽她叫道:“再上前六丈遠,繞個圈子,動作快一些,時辰快過了?!?br />
  他聽得很不悅,可是,仍然依言而為。

  不久,他燃放鞭炮快步入門。

  “快!快些!”

  他干脆引燃剩下的鞭炮朝廳門右側空地一拋,然后,沖破硝煙,快步進入了大廳。

  他將喜籃朝幾上一放,立即匆匆步向她的房間。

  她為了趕時間,好似主人在指使下人般指導他如何進行迎親之繁復手續,險些令他為之氣炸!

  不過,他知道自己理虧于前,立即忍了下來,心中卻暗道:“既然趕時間,何必再進行這些瑣碎的俗禮呢?”

  好不容易將她帶入大廳之后,她一見他默然無語,立即不悅的催道:“你兼任唱生,咱們拜堂吧!”

  “好吧!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交拜,送入洞房?!?br />
  他帶著她進入他的房中之后,她朝桌上一瞧,立即問道:“合巹酒呢?”

  “這……擺在廳中,不是原本要由媒婆送來的嗎?”

  “媒婆沒來呀!快去拿呀!”

  他別了一肚子氣匆匆的離去了。

  不久,他端著一個銀盤入房,為了爭取時間,他正欲斟酒,卻聽她道:“慢著,那有男人做這事,交給我吧!”

  于是,立即匆匆的接過那壺酒。

  不久,兩人喝過合巹酒,立聽她道:“快掀起我的頭巾,符竹在那兒呢?”

  “別急,就在榻上哩!”

  “還別急?時辰快過了哩!快呀!”

  他立即拿起榻上的那支符竹,輕輕的挑起鳳冠下方的那條紅紗巾。

  她朝窗外一瞧,立即催道:“快上榻!”

  說著,立即自動的脫卸鳳冠及霞帔。

  “別急,咱們已經拜堂了呀!”

  “不行,必須立即圓房?!?br />
  “這……何必呢?大白天……”

  “快啦!”

  他忍住怒火,立即低頭寬衣。

  不久,她脫得只剩下一套白色中衣,躺入榻上,她一見他尚在慢慢的脫著衣衫,立即催道:“快呀!”

  “何必如此急……”

  “快呀!你自己瞧瞧天色吧!”

  他懶得多浪費眼神,立即匆匆的脫去外衫、中衣、內衣,當他正欲褪下內褲,立聽她叫道:“上榻再脫吧!”

  他的心中有夠不爽,立即將錦靴及白襪匆匆褪去。

  “快呀!”

  他暗哼一聲,火大的立即脫去內褲,赤裸裸的躺在她的身邊,立聽她催道:“快替我寬衣解帶吧!”

  “你也幫幫忙吧!”

  “不行,我是個黃花大閨女,又不是……”

  “好吧!”

  他立即替她脫著中衣。

  他生平第一次替女人脫衣,根本不知道明扣暗結在何處,因此,一時不由手忙腳亂,滿臉通紅不已!

  她頻頻望向窗外,一見他笨手笨腳,立即出聲指點。

  她由于心急如焚,口氣難免“欠修養”如此一來,更令他火大了!

  好不容易將她剝光之后,他忙拭著額上的汗珠。

  “快上來呀!”

  說著,立即仰身擺開架式。

  那具精雕細琢、凹凸有致、雪白如脂的胴體立即赤裸裸的呈現出來,房中當場彌漫著陣陣香味。

  他趴在胴體上面卻久久沒有進一步的行動。

  “你……你怎幺啦?”

  他滿臉通紅的說不出話來。

  因為,他的情緒實在有夠不爽,那“話兒”那能“立正”呢?

  “你究竟是怎幺啦???!時辰過了,你……你還不快點進來!”

  “我……”

  “快呀!你還在猶豫什幺呢?”

  他又窘了片刻,立即起身下榻。

  她怔了一下,正欲出聲,卻看見那根低垂的“話兒”她不由怔道:“天呀!

  他……他莫非不能人道?”她一見他要穿褲,立即喝道:“且慢!”

  “今晚再來吧!”

  “不行,今晚的時辰更不吉,快上來!”

  “我去發動陣勢,免得被那些驕夫闖進來……”

  “不必,他們如果要來,早就來了!”

  “這……”

  “上來吧!”

  “我……”

  “你怎樣?”

  “給我一點時間吧!”

  “不行,除非你……”

  男人最忌諱女人說自己“不行”因此,他未待她說出來,立即神色一變喝道:“住口,別再說下去了!”

  “你是什幺態度?”

  “我……抱歉!”

  說著,立即躺回榻上。

  她不為己甚的默然仰躺著。

  他躺了一陣子,腦海中一直回蕩著她方才催促自己的一言詞組,心情更加惡劣之余,那“話兒”更不行了。

  好半晌之后,她冷冷的問道:“你嫌我嗎?”

  “不是,別誤會!”

  “那你會何如此冷落我?”

  “我……我……”

  “怎樣?”

  “請給我一段時間調適心情?!?br />
  “你休借故推諉,咱們又不是沒有事先相處過,你一定認為我倒追你,你才對我如此的冷落!”

  “不……不是,絕無此事,請別誤會!”

  “事實勝于雄辯,你既有此意,何必答應與我成親拜堂,我如此分析,沒有說錯了吧!”

  他搖搖頭,突然趴伏在她的胴體上面。

  她的心中已生誤會,立即似木頭人般一動也不動。

  他的心中頓生羞辱之感,心高氣傲的他立即坐起身子。

  卻聽她冷冷的道:“你若無法在未時內與我圓房,我會……”

  “別說了!”

  他再度趴伏在她的胴體上了。他不停的挺動著。

  她冷冷的望著他木然躺著。

  他將頭一偏,避開她的眼光繼續“摩擦”企圖“生熱發電”讓那“話兒”及早“立正”皇天不負苦心人,大約過了盞茶時間,它終于被頂得“鼻青臉腫”的逐漸“站起來”了。

  她暗暗欣喜了。

  倏覺下身一陣撕裂般疼痛,她立即喝道:“你不會輕點呀?”

  盛怒之下,那喝聲立即震得他打了一個哆嗦。

  “倉庫”中的“貨兒”居然被嚇出來了。

  他難堪的匆匆下榻拿起衣靴離房了。

  她木然的望著紗帳。

  天泉寺位于天都峰山腳,乃是一座百年古剎,平日即香火鼎盛,今日適逢五月初一,立見香客如織。

  喬迅穿著那套喜服疾掠到天泉寺前,一見到香煙裊裊,香客如織,他立即一皺劍眉思忖著。

  他那俊逸絕倫的人品及那身喜服,立即引起那些香客的注視。

  片刻之后,他由人群中擠入大雄寶殿一位小沙彌前面,立聽對方合什道:“阿彌陀佛,施主有何需要小僧效勞之處?”

  “小師父,昨晚是否有一位媒婆及八人抬著花轎投宿貴寺?”

  “有呀!他們一大早就走了,聽說要上山,難道……”

  喬迅未容他說完,匆匆道過謝,立即離去。

  他沿著山道向上搜索三里余遠之后,終于在山坳斜坡上面發現一頂被摔成數塊的破碎不堪的花轎及數具尸體。

  他暗罵一聲:“好賊子!”

  立即彈身躍去。

  不久,只見一位青衫年青書生自他的身后十余丈遠處一塊石后閃出,他朝喬迅望了一眼,立即探頭默視。

  喬迅掠到轎前,立即發現轎中塞了五具尸體,另外四具尸體則散落在花轎的前后不遠處。

  他急切于瞧出兇手之手法,因此,立即打量近前那具尸體。

  只見尸體的喉管被切斷,雖然摔損多處,卻仍然可以由尸體上的駭容,猜忖兇手之狠毒。

  他仔細翻視尸體,一見別處并無傷口,心知必是被兇手以利刃切斷氣管而亡,他忙走向花轎。

  他接連拖出三具尸體瞧了一陣子,一見他們亦是被切斷氣管而亡,不由暗責兇手之狠毒及細心。

  他一見轎中尚有一具婦人及大漢的尸體,他不死心的拖出來打算仔細的察看是不是另有他處傷痕?

  倏覺十指指尖一麻,他忙駭然相視!

  黑,指尖似誤沾黑墨般出現十個小黑圈,而且,他甫發現那些小黑圈,立即發現十道熱氣迅速的流向手臂。

  哇操!好霸道的毒物呀!

  他忙運功欲逼出毒物。

  倏見花轎底盤疾伸出一雙手掌,他雖在運功逼毒,卻仍有警覺,因此,他立即欲向后躍去。

  “叭!”

  “叭!”

  二聲,他只覺雙腳腳踝一疼,上半身由于用力欲躍退,立即向后方倒了下去。

  他的功力及反應畢竟超絕,只見他使出“鐵板橋功夫”順勢外倒,雙手用力一振,指尖立即射出十滴黑汁。

  別看他只是在匆忙中振腕,那十滴黑汁卻分別射向那雙手。

  只見那只右手的長袖一振,一條紅色紗巾立即迎向那十滴黑汁。

  “噗……”

  聲中,那條紅紗巾立即被那十滴黑汁射落在一旁,只見十縷黑煙迅速的自紅紗巾飄出來。

  不久,它便迅速的被化為一團黑屑。

  哇操!好霸道的毒物喔!

  “砰!”

  一聲,喬迅當場被拉倒在地上。

  他的真氣一震,指尖余毒迅即透指而上,沒多久,他的雙掌被脹得又黑又腫,倍顯猙獰恐怖。

  一聲輕笑之后,一位一身紅衣勁裝,年約三旬,相貌妖冶的婦人迅疾的自花轎下方疾閃而出。

  “紅燕子!”

  “格格!好眼力,不愧為”一指書生“,想煞奴家矣!”

  “拍!拍!”

  二聲,喬迅便靜悄悄了。

  她小心的又制住他的胸腹六大穴道之后,方始取出一粒白色藥丸放入他的口中,道:“好人兒,這是解藥,別怕!”

  說著,輕輕的貼住他的雙唇將藥丸渡入他的腹中。

  他一被“揩油”雙眼立即射出怒焰。

  紅燕子姓洪,單名艷,由于她身輕若燕,又喜歡穿紅衣,加上她名叫洪艷,武林人便贈她“紅燕子”字號。

  她為人海派,卻甚為精明,出道至今,尚未嘗過敗績,因此,武林人物對她的觀感是亦正亦邪,毀譽交加。

  只見她邊捏揉他的雙臂邊愉快的道:“好人兒,你可知道奴家已經跟蹤你半年了嗎?包丫頭會比奴家迷人嗎?奴家絕對不許你與包丫頭成親,所以,這些人就做了枉死鬼,你瞧,毒物不是已經快化盡了嗎?”

  她沒有黃牛,他雙掌之黑腫已經消褪殆盡了。

  “你只要再服下這?!睂幧裢琛?,就可平安無事了?!?br />
  說著,立即倒出一?;鸺t藥丸。

  他頗為識貨,乍見那粒紅色藥丸,立即神色大變。

  她含笑將藥丸塞入他的口中,再在他的喉結輕撫一下,那粒藥丸迅即滑入他的腹中去涼快了。

  他的神色立現憤怒。

  “好人兒,你別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奴家不會虧待你的啦!”

  說著,攔腰抱著他朝斜坡下方掠去。

  不久,那位書生悄然飄到現場,只見他的雙眼一冷,立即使出身法悄然跟了下去!

  紅燕子夙愿得償,她仗恃著現場乃是低洼處,不可能有第三者發現,因此,放心的朝前掠去。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她停在一處谷中,立聽她脆聲道:“好人兒,你瞧見了沒有?此處有山有水,多迷人呀!”

  說著,她立即掠到一塊大石上面。

  “好人兒,你瞧奴家特地為你挑了這塊既平整又寬敞的大石,蒼天為帳,大石為床,多棒喔!”

  說著,立即將他放在石上。

  “好人兒!把心情放輕松愉快些,奴家外號”紅燕子“,至今卻無夫無子,如今總算得償夙愿矣!奴家略諳歧黃,也察過自己的身子,因此,咯咯,咱們今日只要合體,奴家這只”紅燕子“真的可以有小燕子啦!咯咯!有子萬事足,何況是好人兒你的種呢?你放心,今日事了之后,我絕對不會對外道出此事,我要專心撫育小燕子啦!”

  說著,立即咯咯連笑!

  瘋!有夠瘋!癡!有夠癡?

  哇操!可見喬迅是如何迷人了。

  喬迅聽得魂飛魄散,若非“啞穴”受制,他一定會喊救命。

  “咯咯!好人兒,瞧你駭成那付模樣,你放心,除非你同意,否則,我不會讓咱們的小寶寶知道他和你之關連?!?br />
  說著,立即自動寬衣解帶。

  喬迅神色一變,立即閉上雙眼。

  他愿意放棄眼福,咱們可別傻哩!

  只見她雖然年逾三十,卻將身材保養得冰肌玉膚、玲瓏有致,該凹就凹,該凸就凸,根本找不到一個小疤。胸前那對乳蜂,既豐滿又彈性十足,它們隨著她的脫衣行動不停的顫抖,心臟較弱的人一定早就發作了。那纖細的腰肢經過豐乳及蜂臀的襯托,好似盈盈一握的柳枝,真讓人耽心它隨時會扭傷或折斷哩。另外一個引人注意的是那片肥沃、茂盛的“黑森林”它位于她的腹下,和那白晰的皮膚一比,更是惹眼。此外,胯間那片高高鼓起的“桃源勝地”更是令人“引人入勝”總之,這是一具魔鬼般的身材,不知會讓多少的勇士們前仆后繼,拋頭顱、灑熱血的最佳“彈簧床”喬迅卻畏若蛇蝎的不敢多瞧一眼,此時的他在浩嘆及悲憤之余,只有拚命的要沖開被制住的穴道。

  那知,他連試多次,不但找不回那些“離家出走”的功力,而且覺得小腹浮起一陣陣燥熱之氣。

  他駭然失色了。

  他不由暗嘆道:“唉!想不到我喬迅的一世英名竟會在成親之日落于此女的手中,我該如何向她(指包霜)交待呢?”

  她俏立在他的身前好好的欣賞一陣子之后,越瞧越春心蕩漾,“桃源洞”口立即開始汩出“春潮”了。

  她迫不及待的蹲在他的身邊開始替他寬衣解帶了。

  在她的熟稔動作之下,他兩三下便被剝得清潔溜溜了。

  此時,媚毒已經在他的體中發作,那“話兒”更是首先“發難”的站了起來,她的那對桃花眼立即一亮。

  “嘖!”

  一聲,她彎身朝那“話兒”的“小腦袋瓜仔”親了一下。

  三粒小石卻似鬼精靈般疾射向她的左肋之間。

  紅燕子果然名不虛傳,她雖然在意亂情迷色得要命之中,卻仍然聽出那三縷輕細的破空聲音。

  只見她的左掌一揮,同時抬頭朝左望去。

  “叭……”

  那三粒小石應聲而碎,不過,她卻被震得掌沿隱隱生疼,不由暗駭對方之精湛內力。

  來人正是那位青衫書生,只見他落在紅燕子身旁丈余外,冷冰冰的道:“無恥淫婦,你真是丟盡女人的臉?!?br />
  紅燕子一見對方既年青又陌生,立即抓起衣衫捂住胸口及下腹道:“你是誰?

  為何要管本姑奶奶的事?”“哼!你不配知道本公子的來歷,穿衣準備送死吧!”

  說著,立即向后轉。

  紅燕子一見對方如此狂妄,她立即邊穿衣邊思忖道:“哼!臭小子,你狂?

  好,姑奶奶待會看你如何求饒?”她立即倒出兩粒紅色藥丸,并將它們捏碎塞入指甲中。

  這種紅色藥丸乃是一種“高單位”烈性春藥,功力精湛的喬迅此時已經丑狀百出,難怪她有信心要修理青衫書生。

  因此,她笑了!

  “小兄弟,你不是要姐姐”死“嗎?動手吧!”

  說著,奴臂下垂,挺胸含笑而立。

  青衫書生面對紅燕子的三百六十度大轉變,心中警意一生,立即運起全身的功力轉了過來。

  “洪艷,那九人是你殺的嗎?”

  “那九人呢?”

  “花轎旁之尸體?!?br />
  “咯咯!不錯,他們是我超渡的?!?br />
  “他們與你有仇?”

  “沒有,不過,他們若不死,我豈能得到”一指書生“呢?”

  “卑鄙、喪心病狂!”

  “咯咯!少假道學啦!你一直跟到此地,不是要殺姑奶奶嗎?下手呀!”

  “你究竟把喬大俠怎幺啦?”

  “眼睛在你的臉上,你不會自己瞧嗎?”

  原來,青衫書生自從現身之后,一直未望喬迅一眼,紅燕子心中暗詫,所以才故意出言試探。

  “哼!你休伶牙俐齒,你的氣數已盡,接招?”

  說著,身子一滑,右掌一抬,五指勁張疾抓向紅燕子的右肩。

  紅燕子一見對方身形似電,指尖勁氣含而未吐,心知果然是硬角色,她立即將左掌一封,右掌切向對方的右腕。

  那知,對方只是輕輕向側一飄,然后又迅速飄前,不但避開紅燕子的封掌及切掌,而且五縷指風已射向她的胸口“擅中穴”附近。

  紅燕子駭呼一聲:“是你!”

  立即向后掠去。

  青衫書生冷哼一聲,如影隨形的朝前滑去,五指則越來越接近紅燕子的胸口,逼得她疾速的后退著。

  退、快退,她一見到對方的身法,立即認出對方的來歷,因此,她駭得拚命閃退,根本忘了雙掌尚能出招攻擊。

  谷中亂石林立,紅燕子疾退出三十余丈之外,突然被一塊三寸高的尖石一拌,身子立即向側一歪。

  “叭!”

  一聲,青衫書生的五指已經扣上紅燕子的胸口,她疼得慘叫一聲,雙手立即朝對方的手臂抓去。

  對方將五指一緊,指尖立即透入紅燕子的肉中。

  “砰!”

  “砰!”

  二聲,紅燕子抓住對方的手臂,用力掙扎著。

  對方將手腕一旋,五指疾速的一轉,立即抓出一團肉。

  “??!你……你好殘忍!”

  “哼!護花公子專懲淫女、專護弱女,你認命吧!”

  “果……果然……是你……我……好恨……”

  “哼!自作孽,不可活,去吧!”

  說著,手臂一推,立即向后滑去。

  “碰!”

  一聲,紅燕子仰摔在石旁,只見她捂著鮮血疾涌的胸口道:“你……你……不得……好死……我……等著……和你……打……官……司……”“哼!至死不悟,該死!”

  說著,手臂再揚,就欲補她一掌。

  倏覺手臂一陣燥熱,他的神色一變,立即收掌瞧去。

  紅燕子倏地撲起身子疾射而來。

  迥光反照,垂死一擊,力道果然不俗,青衫書生立即向右飄去。

  “砰!”

  一聲,紅燕子結結實實的摔在石地上,只聽她慘叫數聲,道:“你……你……你一定……會……死……死……得……很……慘……哈……哈……”

  她那凄厲的笑聲,令人聞之汗毛聳立,青衫書生剛皺眉,立即發現全身沒來由的一陣燥熱。

  他朝手臂上一瞧,只見袖上有十個紅點,這十個紅點正是方才他被紅燕子所抓之處,他急忙挽袖一瞧手臂。卻見那只白藕般的手臂并無其它的異狀,不過,體中的燥熱卻好似野火燎原般正激烈的擴散著。

  他急忙自懷中取出一個瓷瓶倒出三粒藥丸吞入口中。

  那知,那三粒靈藥入腹之后,好似雪花飄入大火中,只是清涼剎那間,便完全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駭然掠到紅燕子的身邊了。

  他朝她的指尖一瞧,立即駭呼一聲。

  他匆匆的搜查紅燕子的口袋了。

  哇操!大大小小的瓶子計有十余個,他一皺劍眉,立即匆匆的翻視著。

  不久,他終于找到那瓶媚藥了,可是,他繼續找了好一陣子卻沒有發現媚藥的解藥,他不由神色大駭。

  氣一泄,他立即覺得神智一陣昏沉,四肢亦酥酸乏力,他在大駭之余,立即匆匆的望向四方。

  靜悄悄,不但未見一人,甚至也未見飛禽走獸。

  他稍一思忖,立即掠回喬迅躺下之大石。

  當他掠上大石之時,只覺步法一浮,他邊暗駭媚藥之霸道,邊打量著氣喘如牛,汗下如雨,雙眼皆赤的喬迅。

  哇操!真是慘不忍睹,一向風度翩翩,俊逸絕倫的一指書生,想不到竟會被媚藥折磨得原形畢露。

  青衫書生暗暗一嘆,立即脫下那頂文士巾。

  哇操!一大蓬鳥溜溜的秀發居然似瀑布般掉了下來。

  哇操!他是母的嗎?

  不錯!隨著他的迅速寬衣解帶,沒多久,便出現一具玲瓏有致,雪白如脂,幽香陣陣的胴體。

  只見她又吞下三粒藥丸,然后投入喬迅的身上,雪臀一挺,她的胴體立即一震。不久,殷紅的處子鮮血到處的濺落著。

  她在媚毒的激發下,不停的聳動著。鮮血不停的濺落著。汗水不停的滴落著。

  清脆的“戰鼓”聲音在荒谷中飄蕩著。

  太陽似乎不忍心目睹這幕慘景,因此,它悄悄的落入地平線了,荒谷中立即被黝暗的黑夜所籠罩。

  余毒未盡的她卻仍然不停的發泄著。

  她姓朱,名叫慕竹,出身于神秘的銀川“朔漠山莊”提起“朔漠山莊”當今武林人士可能不知道,不過,如果翻閱各大門派的史冊,必可獲悉“朔漠山莊”之事。

  大約在一百五十年前武林中出現一位“朔漠仙子”朱巧巧,她一現身立即風靡了整個的武林。她的天仙容貌令男人們神魂顛倒。她的凌厲武功卻使人望之卻步。

  就在那些男人們尚未想出如何一親芳澤之際,她卻在一年之后,好似“哈雷慧星”般自武林中消失了。

  不死心的男人們便長途跋涉的前往寧夏銀川去尋訪她了。

  那知,連當地人也不知道有“朔漠仙子”朱巧巧此人,他們這些人又怎能找得到這位天仙美女呢?因此,“朔漠仙子”朱巧巧也隨著時光的流逝被人淡忘了。

  事實上,朱巧巧是失望的回到銀川朱家了。

  她原本已經遇上一位如意郎君,可是由于她的矜持含蓄,竟讓另外一位少女以手段將情郎搶走了。她不甘心的暗中查訪一陣子,終于明白那少女是布局套牢那位男人,于是,她失望的回到銀川了。

  朱家乃是銀川地面上之首富,她返家之后,立即閉門不出,專心融練朱家及中原各大門派之武功了。四十年后,她留下一本武功秘籍憂郁而終。

  朱慕竹是朱巧巧兄長的后人,她一懂事就開始勤練文學武功,而且過目不忘,進展神速。

  朱家的族人目睹她的情景,立即憶起那位“老姑婆”朱巧巧,于是,有人開始反對朱慕竹練武了。幾經討論,支持她的人占大多數,他們不但指導她練武,而且還打算讓她到中原武林再來瞧個究竟。

  她也沒有辜負他們的期望,她在十八歲那年,便已經自朱巧巧留下來的秘籍中得到了“學士文憑”于是,她奉命易容為男兒身進入中原了。

  她所經過之處,只要有男人欺侮女人,她必然會以這招“金龍探爪”抓出那男人的心肝以作懲處。

  她若遇上女人在誘惑男人,亦是以“金龍探爪”“招待”對方,因此,沒多久,“護花公子”及“金龍探爪”便享有極高的“知名度”想不到她竟會著了紅燕子的道兒,居然與她暗慕已久的一指書生,在這種情形之下合體。

  起初,她在不甘心及下身裂疼的情況下,套挺速度稍緩,可是沒多久,便被媚毒逼得瘋狂套動不已。一直到了戌初時分,她才在一連串的哆嗦之中,悠悠的恢復神智。

  她一見到自己汗下如雨的摟著他,不由羞慚的掙起身子。倏覺下身一陣撕裂般疼痛,她急忙先剎住身子,然后緩緩的下馬靠坐在一旁“驗傷”了。

  紅、一片殷紅,其中雖有不少的灰白之物,卻仍然殷紅予以“同化”可見她已經為方才之瘋狂付出慘重的創傷。

  “姑娘!”

  那聲音雖然澀啞,她卻聽成晴天霹靂,當場一陣劇震。

  “姑娘,在下負你甚多,容在下來世……”

  “別……別說下去了,請你別說下去了!”

  喬迅長嘆一聲,立即不語。

  他由于功力較為精湛,因此,早已經在半個盞茶時間泄身醒轉,他一看見身上之人,立即大駭。

  可是,他稍一回憶,立即憶起他尚有一絲絲神智之際,曾經聽見她自稱“護花公子”所以才略知她的來歷。

  他方才望著她的瘋狂挺動,享受著那種泄了又泄的“超級快感”在“興奮”之余,立即開始暗嘆造化弄人。

  他已經和包霜成親而且破了她的完璧,這段姻緣再也推卸不了,可是,他豈能不顧朱慕竹呢?

  她是為了救他才受害的呀!

  可是,包霜在今午催促他的情景,使他感受到她強烈的主觀意識,她豈能接受自己照顧朱慕竹呢?

  天呀!我該怎幺辦呢?

  他正在痛苦之際,朱慕竹卻已經拿著衣靴踉蹌躍下大石了。她匆匆的拭凈身子,立即著衣。

  “姑娘,可否聽在下一言?”

  “公子,紅燕子已經伏誅,不提也罷!”

  “我該為你負責呀!”

  “負責?公子,你別為難了!”

  “我……”

  “公子,此事只有你知、我知及天知、地知,我會把它深存于心中,你放心的回去吧!后會有期?!?br />
  “不,請稍候!”

  “??!我險些忘了你的穴道受制!”

  說著,立即再度掠上大石。

  她迅速的解開他的穴道之后,立即掠下大石。

  他尚未落地,地已經持衫遮身。落在她的身前道:“姑娘,請你再聽在下數言,休讓在下遺憾終身?!?br />
  她的身子一顫,立即轉身低下頭。

  他匆匆的穿上衣衫之后,沉聲道:“姑娘,在下已在午時與包姑娘成親,想不到竟會因為紅燕子的毒計傷了你!”

  “請別惦記此事,包姑娘才貌兼優,我祝福你們白首偕老?!?br />
  “可是,我如何對你交代呢?”

  “命……我認命!”

  “不……太不公平了,我不能做這種交代?!?br />
  “你打算怎幺辦呢?”

  “我……我要在別處安頓你?!?br />
  “你打算享齊人之福?”

  “不,我絕無此意,我……我……”

  “算啦!別為難了,天色已暗,別讓她等太久了!”

  說著,身子一彈,疾射而去。

  喬迅原本欲攔住她,可是念頭一轉,也不知道該再說些什幺話,于是,他默默的望著她消失于遠處了。

  第02章 上天妒嫉難圓夢

  一張圓桌,桌上擺著一封紅燭,燭焰跳動之下,照耀著桌上的四菜一湯,及一位艷麗的紅衣佳人。

  哇操!挺羅曼帝克哩!

  喬迅步入大門,一發現包霜獨坐在桌旁,他的心兒一沉,方才所想妥的言詞,立即跑得一乾二凈了。

  他默默的踏入廳中,立即步向自己的房間。

  他拿看干凈衣衫及浴具,立即步入后院的浴室。

  他從頭到腳徹底的洗了數遍,卻仍然洗不去朱慕竹的容貌及一言半語,他的心情更為沉重了。不久,他默然入廳坐在她的對面了。

  她半聲不吭的立即取用那些已冷的菜肴。

  他的心中有數,立即也默默的用膳。

  大約過了半個盞茶時間,她以絲巾拭凈嘴角,立即回房。

  他又取用片刻之后,剛起身欲收拾餐具,卻見她拿著他的內褲走了出來,他立即神色大變。

  她走到他的身前,將內褲朝桌上一放,指著褲上的血跡及穢跡,雙眼似電的緊盯著他看。

  他暗道:“也好,我就直言吧!”

  他立即沉聲道:“請坐!”

  她立即默默的坐在他的對面。

  他立即仔細的敘述自己被紅燕子所制及護花公子合體之經過。

  “走!”

  “走?去那兒?”

  “瞧現場!”

  “我已將那頂花轎及尸體埋妥了!”

  “掘出來!”

  “可是,尸體及花驕皆有毒,稍一不慎,即會中毒哩!”

  “何懼之有?”

  “明日再去現場,如何?”

  “不行,我等不下去了?!?br />
  “這……你不相信我的話?”

  “眼見為真!”

  “你……”

  “我怎幺樣?我忍辱替你做飯,又等你一個多時辰,結果卻等到了這種事兒,你還要我怎幺樣?”

  說著,立即指向那條內褲。

  他嘆了一聲,立即不語。

  “說呀!你要我怎樣?快說呀!”

  “我……對不起你!”

  “對不起?剛新婚就發生這種事,一句對不起就能解決嗎?”

  孤傲的他聞言之后,立即劍眉一揚,可是,他旋又忍了下來。

  “說呀!你有何不悅,說出來呀!”

  “……”

  “說呀!快說呀!”

  “……”

  “姓喬的,你以為不吭聲就能解決問題嗎?我告訴你吧!你今晚如果不解釋清楚,我和你沒完沒了?!?br />
  那句“姓喬的”好似一記鐵錘重敲中他的心,立即令他眉頭一鎖,接下來的話,更令他臉色沉重了。

  “你……你的口氣太沖了吧?”

  “沖?不錯,我的口氣是很沖,可是,請你替我想想,我從拜堂前到現在,究竟遭遇了多少事啦?”

  他立即低頭不語了。

  “好端端的一個拜堂吉時,卻讓你弄得惶恐不安,神圣的合體卻讓你弄得完全走樣,偏偏你又去陪別的女人……”

  “住……你別太過份了,我是中了媚毒才……”

  “中了媚毒?誰相信?”

  “好!咱們現在就去現場吧!”

  “走!”

  他立即默默的朝廳外掠去。

  包霜便鐵青著臉跟去。

  他們離去不久,倏見朱慕竹自右側院中一簇“七里香”后面閃出,她仍是書生打扮,雙眼卻已經浮現淚光。

  她方才已經聽見喬迅和包霜的交談內容,她在同情喬迅之余,立即取出一付中年人面具戴妥,然后隱回原處。

  且說喬迅帶著包霜到達埋尸之處,立即揮掌震開泥土,然后再以樹枝挑出每一具尸體來。

  包霜仔細的瞧過尸體之后,沉聲道:“紅燕子的尸體呢?”

  “在荒谷中?!?br />
  “走!”

  “先埋妥尸體吧!”

  “回去再埋!”

  他立即默默的朝荒谷掠去。

  不久,兩人已經抵達那塊大石旁,他迅速的掘出尸體之后,立即略顯不安的偷偷望著大石上面的穢跡。

  包霜卻仔細的打量著紅燕子的尸體。

  不久,她逐一檢視紅燕子袋中的大小藥瓶。

  她終于找到那個裝有媚藥的褐瓶了,只見她的雙眼一轉,突然倒出一粒媚藥吞入口中了。

  “你……”

  “你是在何處與護花公子她合體的?”

  “我……我……在那塊大石上面?!?br />
  她立即彈身躍上那塊大石。

  她一見到大石上面的血跡及穢物,妒意一生,雙手一陣忙碌,立即將自己剝得“清潔溜溜”了。

  她將衣衫朝干凈處一放,立即仰躺下去。

  喬迅想不到她的個性會如此的偏激,他耽心自已的那“話兒”會“不爭氣”的站不起來,于是,他立即也服下一粒媚藥。

  不久,他將衣衫一脫,赤裸裸的掠上大石了。

  她已經在媚藥的催逼之下,媚態十足,喘呼呼的輕扭身子,此時一見到他赤裸裸的掠上大石,她立即欣然道:“相公,讓咱們重新開始吧!”

  他聽得心兒一松,立即摟住她。

  兩人似蛇般糾纏不休了!

  不久,那“話兒”頂入“桃源洞”中,正式展開“肉搏戰”荒谷中立即飄蕩著密集的“戰鼓”聲音。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突見一道黑影自遠處一塊大石后面閃出,赫然是一位長得人模人樣的黃衣青年。

  他長得身材修偉,相貌俊逸,不過,雙眼咕嚕轉動不定,分明是一位貪婪、工于心計之輩。

  他姓黃,名叫耀鼎,乃是蜀中“金虎門”少主,他已經追求包霜甚久,可是,卻一直無法如愿以償。

  他今天午后心血來潮的到天都峰“天泉寺”一游,卻由香客的口中聽見一位相貌俊逸,身穿喜服卻神色匆匆的青年。

  他的心中一動,立即繼續的探聽。

  他終于由那位小沙彌的口中獲悉那批驕夫及喬迅之事,他在好奇之下,立即朝天都峰仔細的尋去。

  當時,喬迅已被紅燕子帶到荒谷,包霜正在房中暗怒,因此,竟讓黃耀鼎由鞭炮碎片找入院中。

  他小心的掠到房外一株樹上,立即發現包霜,他驚喜之下,立即靜伏不動,因為,他在顧忌喬迅呀!

  黃昏時分,包霜開始準備晚膳,他趁機向四周搜索一陣子之后,確定喬迅已經不在家了。他的個性多疑,立即開始思忖喬迅為何會在成親之日不在家,以及他會在何時返回家中。幾經思考,他重回那株樹上了。

  他終于等到喬迅回來了。他終于聽見他們的爭吵內容了。他樂透了。

  他當然也發現朱慕竹潛入院中,可是,他不敢聲張,甚至在喬迅及包霜離去之后,他無暇多管閑事的悄然跟去了。

  可惜,朱慕竹在心情激動之際,根本沒有會意到另有他人,因此,才會鑄下一段情天恨事。

  且說,黃耀鼎悄然來到大石附近,他一見喬迅及包霜的狂歡情形,雙眼立即射出妒恨的火焰。

  他又等候片刻,確定他倆已經被媚毒激發得神智昏沉,立即悄悄的抽出一把又薄又小的柳葉鏢。

  只見他的右腕一振,那把柳葉鏢立即準確的射入喬迅的右側太陽穴,立見他喔了一聲趴在包霜的胴體上面。

  包霜卻仍然瘋狂的挺動身子。

  黃耀鼎嘴角含冷笑“以沖鋒陷陣的”方式脫去衣衫之后,一掠上大石,立即將喬迅的尸體拋下大石。

  他迅速的摟著包霜立即揮弋一頂。

  一聲脆響之后,他開始疾頂猛挺了。他的雙掌貪婪的遍撫她的胴體了。他的雙唇貪婪的吸吮她的胴體了。

  她卻神智恍惚的瘋狂發泄著。

  孽,全是她意氣用事惹來的孽呀!

  不到半個時辰,他突然全身哆嗦的“交貨”了,她卻仍然瘋狂的頂挺著,不由令他爽得全身汗毛直立。

  不久,他咬牙運功制住她的“麻穴”他需要休息呀!

  他連吞三粒靈藥之后,一見到她那迷人的胴體及欲火焚身的香艷情形,那“話兒”又“起立”了。

  他摟著她,解開她的穴道再度盡情的享受了。

  一直又過了半個時辰,她才哆嗦連連的逐漸安靜下來了,他急忙制住她的“麻穴”然后繼續的沖刺著。沒隔多久,他愉快的“交貨”了。

  包霜也自激情中睜開了雙眼,她乍見到對方,不由芳容失色。她不敢相信的欲以手揉眼,卻發現自己已經無法動彈。

  “霜妹,是小兄弟黃耀鼎!”

  “你……滾開!”

  “霜妹,別生氣?!?br />
  “滾開……滾開……”

  他訕訕的起身坐在一旁了。

  “他呢?”

  “死了,似這種無情男子,不要也罷!”

  “什幺?他死了!”

  “不錯,是我替你出氣的?!?br />
  “你……你真該死!”

  “霜妹,你別生氣,你聽我說,愛人比被愛痛苦,他既然不愛你,你何不投入一位深深愛你的男人懷抱中呢?”

  她險些氣昏,不過,旋又忍下來下,道:“你當真愛我嗎?”

  “是的,小兄已經仰慕你甚久矣!”

  “你不嫌棄我嗎?”

  “絕對不會,何況,你尚破瓜不久呀!”

  “你當真如此的愛我?”

  “是的,你若不信,我可以發誓!”

  “好,你若肯發誓,我就死心塌地的跟你?!?br />
  他欣喜的立即舉手下跪道:“皇天在上,后土鈞鑒,我黃耀鼎若對包姑娘虛情假意,不但愿遭五雷轟頂,而且全家雞犬不留?!?br />
  “好,扶我起來吧!”

  “霜妹,你當真愿意跟我?”

  “你難道也要我發誓嗎?”

  “這倒不必,小兄馬上替你解穴?!?br />
  說著,立即拍開她的穴道,然后暗蓄功力待變。

  那知,她起身之后,忍羞下身的裂疼及心中的悲痛,只是默默的穿上衣衫,并無其它的攻擊行為。

  “你是如何知道我和他在此地的?”

  “小兄一直尾隨在你們身后?!?br />
  “你一直跟蹤我們?”

  “小兄在午后才找到你之后,一直在院中恭候?!?br />
  “你真是有心人?!?br />
  “情癡!情癡!”

  “我和他畢竟拜過堂,你可否讓我替他下葬?”

  “請!請!”

  她立即掠到喬迅的身邊替他著衣。

  他則上前替紅燕子葬回坑中,暗中樂道:“紅燕子,多謝你啦!”

  不久,她抱著喬迅的尸體朝前掠去,他一見她的行動踉蹌,立即體貼的道:“霜妹,讓我抱他吧!”

  她道旬:“不必?!?br />
  咬牙掠去。

  她的下身在滴血了。她的心兒也在滴血了!

  不到半個時辰,他們已經掠回院中,黃耀鼎立即記起另外有人隱于院中之事,他立即望向那簇“七里香”隱在七里香后面的朱慕竹在枯侯一陣子之后,心中一陣嘀咕,立即不放心的掠向荒谷,因此,黃耀鼎瞧不出什幺異狀。

  他一見包霜已經掠入院中,立即跟去。

  倏見青影在門口一閃,赫然是朱慕竹重又返回。她是在接近荒谷之時,發現包霜二人,才隱身跟回此地的。她剛隱于一株白楊樹后,立見包霜抱著喬迅行向后院,她好奇的立即悄然沿著木墻朝后院掠去。

  不久,她發現包霜揮掌劈妥大坑正在替喬迅埋葬,她嚇得肝膽俱裂,險些當場就驚呼出聲。她一直等到包霜埋妥喬迅重回廳中之后,才悄然來到那堆新墳后面,只見她呆在墳旁暗暗的揮淚不已!

  不久,突見大火沖天而起,她悚然一醒,立即掠去。

  當她掠到房含左側之時,正好目睹包霜帶著包袱和黃耀鼎離去,她氣得不由暗罵道:“好一對奸夫淫婦!”

  她思忖片刻,由于自己剛“破瓜”沒有把握對付包霜二人,因此,她一直等到火勢熄滅之后,方始撫墳痛哭。

 ?。   。   。   。雮€月之后,江湖傳出“牡丹仙子”包霜將嫁給金虎門少主黃耀鼎之喜訊,此事立即震動整個江湖。

  朱慕竹準時的在六月初一日抵達金虎門,準備復仇了。

  席開五百余桌,賀客盈門,喜氣洋洋。

  朱慕竹跟著賀客們在金虎門莊院中逛了一圈,確定新房在何處之后,立即默默的回到客棧休息。

  當晚戌亥之交,賀客多已離去,院中卻尚傳出金虎門門主黃必勝與幾位知交在劃拳行令的聲音。

  朱慕竹掠入院中悄然來到新房不遠處,便聽見“風云起,山河動”的密集戰鼓聲音,她恨恨的隱在遠處的假山后面了。她剛坐下不久,倏覺一陣嘔意,她慌忙捂嘴歇息。

  所幸,它來得快,去得也快,她以為是自己之心情惡劣及旅途勞累之故,立即吞下一粒藥閉目養神。

  子中時份,她默察四周已經寂靜之后,立即悄然來到新房窗外,只見房中已經“雨過天晴”鼾聲正從床幔后面傳出。

  她暗哼一聲,按著窗扉悄悄向側一推,立即推開尺余寬。只見她將身子一彈,立即悄然射入房中。

  她屏息來到榻前,一掀開粉紅色床幔,立即發現包霜二人已經熟睡,她的雙眼寒芒一閃,雙掌立即分別按向包霜二人的“天靈穴”“拍!”

  一聲,黃耀鼎立即腦袋開花慘叫而亡。

  包霜卻向內側一翻,逃過一劫。

  原來,她心不甘情不愿的讓他泄欲之后,心中一直思潮迭起,加上他的鼾聲,她便久久無法成眠。她正欲昏昏入睡之際,突覺掌氣臨頂,便險而險之的避過那一劫。

  朱慕竹一見掌式落空,立即追加預算的連劈兩掌。包霜擲出綿被,掌朝墻壁一劈,即沖入鄰房。不過,她的右肩仍然被掌力余勁掃得隱隱作疼,她未待落地,立即喝道:“來人呀!少主遇害了?!?br />
  朱慕竹正欲追殺,倏覺一陣嘔意,她以為房中布有毒物,不由暗駭。

  此時,房外四周已經傳出尖厲的竹哨聲音,她稍一思忖,立即悻悻的離房。

  途中,她遇見三批攔截人員,她痛下殺手的全力攻擊之下,順利的掠出高墻,消失于遠處森林中。

  翌日,江湖中立即盛傳“護花公子”朱慕竹乃是女兒身,她因愛成恨,暗殺“金虎門”少主黃耀鼎負傷而逃。

  朱慕竹易容為一位老者在森林中潛伏一個多月,由于金虎門戒備森嚴,黃必勝之好友又在協助搜殺她,她只好暫時離去。

  她離開蜀中,來到成都之后,易容為一位年青少婦,進入一家藥鋪請一位白發蒼蒼的老者替她把脈。

  “夫人,恭喜你,你有喜了!”

  她整個的怔住了。天呀!真是一炮而紅了。她不由悲喜交集。

  悲的是,腹中之子未出世即無父,而且自己該如何向家人交代及養育孩子,甚至,該如何分娩呢?

  喜的是,自己能懷了喬迅之種,將來不虞會斷了喬家之香火及復仇了。

  她稍一思忖之后,立即專程趕回銀川朱家。

  她向家人報告江湖行之后,立即設詞要進一步會會各派武功,然后,默默的繞個大圈子來到賀蘭山。

  賀蘭山距離銀川并不遠,一向人跡罕至,她留在賀蘭山是要避免外人打擾及萬一有事可以迅速逃回家中。

  她在一處山頂密林中搭建了一間木屋,平日狩獵為生,每隔一段日子才下山買些其它的食物回山取用。

  就在她懷孕八個月之后,其祖朱安祥安享天年而亡,其父朱漢穆立即派出二十人到江湖尋找她。

  那二十人當然找不到她了,相反的,其中一人在情急疏忽之下,居然令外出復仇的包霜瞧出了異狀。

  包霜可真絕,她為了引出朱慕竹,居然易容成為喬迅,由于喬迅之死訊只有她們三人知道,因此,立即又造成一陣轟動。

  她的身材原本高佻,再仔細的修補一番,居然令不少人信以為真哩。

  她一報出“一指書生”的字號,那位朱家莊高手立即受寵若驚的和她接近,兩人在歡敘之余,當場多喝幾杯了。在她的故意灌酒之下,那人終于酩酊大醉了。

  酒后吐真言,那人將要尋找朱慕竹及她的身世全部抖出來了。最后,那人睡著了。

  而包霜卻驚喜的一夜難眠。

  翌日,她熱心的陪那人到處尋找朱慕竹。十天之后,由于期限已到,那人便向包霜告別,匆匆的趕返銀川。

  包霜易容為一位中年儒生跟到銀川朱家附近之后,便開始長期的監視朱家的每個動態哩!

  朱老先生的喪事辦妥了,朱家的人卻繼續尋找朱慕竹。包霜守株待兔的以各種不同身份在朱家附近監視著。

  一個半月之后,朱慕竹下山采購嬰兒用品之時,偶然的聽人談及朱老先生過世及朱家姑娘失蹤之事,她險些暈倒。她技巧的探出朱老先生埋葬之處,立即離去。

  當晚,她挺著大肚子走向位在朱家祖墳附近的未老先生墳墓,卻被欲夜探朱家的包霜瞧見了。

  包霜一見孕婦在深夜獨行,心中一好奇,立即悄然跟蹤。

  柔腸寸斷的朱慕竹根本不知有人跟蹤,她找到朱老先生的墳墓之后,立即趴跪在墓前暗泣。

  她傷心得要命,包霜卻樂得要死。

  包霜確定她就是朱慕竹了,包霜不動聲色的等了半個多時辰,一見她拭淚離去,包霜便暗中跟去。

  一個半時辰之后,包霜跟到那間木屋了,只見朱慕竹入屋之后,立即趴在桌上放聲大哭。

  包霜一見她手持一個木牌在哭泣,她凝神一瞧,立即發現木牌中央書道:“先夫喬公迅牌位”包霜氣得暗自咬牙不已了。

  好半晌之后,她屈指一算,立即知道朱慕竹腹中之種是喬迅之種,于是,她恨恨的喝聲:“賤人!”

  朱慕竹駭然起身,立即發現窗外掠入一位書生。

  包霜一除去易容藥,朱慕竹立即驚呼道:“啊……是你……”

  “不錯,拘魂使者來了!”

  “你怎知我在此地?”

  “哼!若欲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賤人,你納命吧!”

  說著,立即足踏中宮疾攻而去。

  朱慕竹已臨分娩,豈敢與包霜拚掌,她立即向右閃去。

  “哼?瞧不出你的動作挺靈活的哩!接招!”

  說著,立即將“狂風沙”掌法源源不絕的攻去。

  朱慕竹吃虧在不敢硬拚及懷孕行動不便,因此,雖有精妙的武功身法,卻每況愈下,險象環生。

  兩人激戰盞茶時間之后,只聽“砰!”

  一聲,朱慕竹的左臂已經挨了一掌,疼得她借勢奪門而出。她離開房間之后,立即沖入遠處森林。

  包霜不相信她能躲多久,立即沿途追蹤。

  朱慕竹借著森林掩閃半個時辰之后,突覺腹中一陣狡疼,“桃源洞”口也濕淋淋的,她不由大駭!

  她倏地連攻三掌,然后疾掠而去。

  包霜措手不及,險些中掌,只聽她喝聲:“那里逃!”

  立即追去。

  朱慕竹拚命的逃,那知,老天爺存心跟她作對,她居然逃到一處斷崖前面,真是“前無退路,后有追兵”呀!

  “哼!你再逃呀!你怎幺不逃呢?”

  “我和你拚了!”

  說著,果真疾撲而來。

  包霜和她一交手,立即發現她的招式甚為詭譎,尤其,十指之間,勁氣疾冒,伸縮彈戮之間,防不勝防。

  包霜立即改采守勢拆招。

  兩人廝拚半個時辰之后,朱慕竹只覺腹疼頻率越來越密集,下身鮮血汩流更急,她知道自己即將分娩了。她稍一思忖,立即連攻四掌四指。

  包霜一退,她立即朝斷崖射去。

  包霜喝聲:“那里逃!”

  立即射出三把柳葉鏢,身子更是疾追而去。

  “噗!”

  一聲,一把柳葉鏢準確的射入她的背心,只聽她慘叫一聲,立即朝黝暗深不見底的崖下墜去。

  包霜掠到崖旁一瞧,冷冷的道:“賤人,你即使沒被摔死,也會被鏢上毒物致死,哼!便宜你了!”

  她立即轉身掠去。

     且說朱慕竹中鏢墜崖之后,她只覺中鏢之處迅速的擴散熱麻之感,她立即絕望的喊道:“迅哥,小妹來和你會合啦!”

  賀蘭山海拔三千五百公尺,朱慕竹所墜之崖由于人猿難攀,飛鳥難渡,一直被寧夏之人視為“斷魂崖”事實上,在崖下有一口寬廣的深潭,每逢大雨,潭中之水沿著東方遠處的峭壁傾瀉,構成一道灌溉用的瀑布。在潭面西南北三側另有三道峭壁,壁上不知名的青苔叢生,那翠綠的情景和如鏡的潭面掩映成為一處勝景。

  朱慕竹的慘喝聲音剛在遠處半空中傳來,倏聽南面崖壁傳來一陣鏗鏘的聲音道:“和尚有人掉下來了!”

  立聽西面崖壁傳來一陣蒼勁的聲音道:“阿彌陀佛,老衲已經十二年沒聽見生人的聲音啦!”

  “嘿嘿!本君不是人嗎?”

  “神君超凡入圣,已近半仙矣!”

  “嘿嘿!出家人戒打誑語,和尚你莫非要本君救此人?”

  “阿彌陀佛!老衲豈敢勞駕神君,此女的聲氣已亂,分明已經難以久活,真是可悲,阿彌陀佛!”

  “嘿嘿!和尚,你的功力又精進一層,可喜可賀?!?br />
  “阿彌陀佛,不敢當!”

  “咦?是名孕婦,而且即將分娩了哩!”

  “阿彌陀佛,幼兒無辜,老衲雙手已久未沾血腥,偏勞神君矣!”

  “嘿嘿!行,”

  如來心法“呢?”

  “阿彌陀佛,想不到神君靜悟一甲子余,仍然勘不破嗔關?!?br />
  “嘿嘿!本君當年挫于你的”如來心法“才陪你在此呆坐六十八年,今生若無法一窺”如來心法“實在不甘?!?br />
  就在此時,朱慕竹已經昏迷不醒的墜距潭面三十丈高處,只見鮮血似雨花般紛落,潭面立即起了陣陣漣漪。

  一聲:“阿彌陀佛”之后,兩側崖壁一處洞口中突然飄出一道和風,它將朱慕竹一托之后,她立即停在潭面二十余丈高處。

  哇操!罩得住,能夠將帶著“重力加速度”疾沖而下的人體一下子托住,而且是在距離洞口三十余丈遠處托住,真罩!

  “嘿嘿!和尚,恭喜你已入天人之境矣!”

  倏見朱慕竹的身子似咱們電影中的“吊鋼繩”般冉冉的向南面崖壁飛去,敢情老和尚要“強迫中獎”矣!

  “嘿嘿!和尚,你的”如來心法“呢?”

  “神君當真見死不救嗎?”

  “嘿嘿!本君殺人逾千,傷人逾萬,卻從未救過人?!?br />
  立見朱慕竹又飛向潭中央。

  倏見她的下裳一陣濕紅,一團肉突自她的裙下滑出,赫然是一位襁褓。

  “阿彌陀佛!”

  立見朱慕竹和那團肉疾飛向西面洞口。

  剎那間,他們似綿絮般停在洞口了。

  灰影一閃,洞口已經出現一位和顏慈目,身材瘦小的灰衣老僧,只見他的右掌一揮,臍帶立即斷去。

  一陣宏亮的兒啼聲音立即劃破四周的寂靜。

  朱慕竹身子一顫,弱聲問道:“是……男……女……”

  “阿彌陀佛,是位男嬰!”

  “喬……武……”

  “阿彌陀佛!女施主欲替令郎取名為喬武嗎?”

  “是……的……復……仇……包……霜……”

  老和尚立即慈眉一皺!

  “銀……川……朱……朱……”

  言未訖,她已經吐出最后一口氣。那雙鳳眼卻仍然瞪視著。

  老和尚宣聲佛號,倏地右掌一揮,男嬰腹上的臍帶立即斷落在一旁。

  老和尚的右掌一招,崖壁上立即飛落下一片青苔,只見它似長了翅膀般輕飄飄的落在男嬰的斷臍處。

  母子連心,手舞足踢的放聲痛哭著。

  老和尚道句佛號道:“冤冤相報無了時,女施主含笑合眼吧!”

  朱慕竹的雙眼卻仍然瞪視著。

  老和尚嘆了一聲,立即低誦“往生經”男嬰好似知道其母死不瞑目,哭得更起勁了!

  老和尚卻仍然專注的跌坐誦經。

  好半晌之后,他睜眼一瞧她仍然瞪視著雙眼,立即浩然嘆道:“阿彌陀佛!

  女施主既然執意如此,老衲無能為力矣!”說著,立即原式不變的飛入洞中。

  倏見朱慕竹的雙眼、雙鼻、雙耳及檀口鮮血連涌,男嬰哭得更起勁了,老和尚卻未再現身。

  倏見南側崖面距離潭面二十余丈高處的洞中射出一人,那人甚為高大魁梧,長得濃眉大眼,威棱隱現,雖是一身破衣,卻難掩威態。只見他的雙眼似火炬般一亮,立即瞧見七孔流血的朱慕竹及那位放聲大哭的男嬰,他立即神色一喜。

  南面崖壁和西面崖壁至少距離三十丈,而且又在黑夜之中,他卻好似在身前瞧物般瞧得一清二楚!

  突見他的右掌一招,男嬰立即朝他飛去。

  灰影一閃,老和尚突然重回洞口,只見他將右掌一招道:“神君,此子已落老衲洞口,請你勿干涉此事?!?br />
  “嘿嘿!老和尚,你瞧瞧她吧!七孔流血哩!”

  老和尚低頭一瞧,不由神色一悚。

  對方趁隙用力一招,男嬰立即落入他的手中。褐影一閃,對方已經射回洞中。

  “阿彌陀佛!此子身帶情殺雙劫,請神君為天下蒼生著想……”

  “嘿嘿!你忍心不幫人報仇,本君慈悲為懷哩!”

  “阿彌陀佛!神君三思矣!”

  “不必!”

  “老衲愿以”如來心法“換回此子?!?br />
  “遲矣!嘿嘿!……”

  “阿彌陀佛!神君……”

  “本君心意已決?”

  “阿彌陀佛!”

  怪的是,朱慕竹的七孔不但不再溢血,雙眼更是已經合上,連嘴角也浮現出一縷笑意來。

  老和尚宣聲佛號,右掌一揮,朱慕竹的尸體突然朝北側崖壁飛去,沒多久,便好似撞上綿花般鑲入壁中。

  老和尚的雙掌連抓,一片片的青苔好似長了翅膀般飛到她的身旁,沒多久便將尸體掩得一乾二凈了。老和尚的雙掌朝地面一抓,再回該處一揮,青苔間便出現一個“佛”字。

  老和尚將地面的血跡及臍帶揮落入潭中,望著南面洞口沉聲道:“阿彌陀佛!

  天意難測,我佛慈悲!”他浩嘆一聲,方始掠回洞中。

  一月之后,突聽南面洞中傳出:“和尚,接??!”

  那男嬰立即自洞中飛向西面洞口。

  灰影一影,老和尚已經跌坐在洞口,他接住男嬰瞧了數眼之后,突然宣聲佛號,然后低聲誦經。

  “嘿嘿!和尚,本君此舉,不算過份吧!”

  “阿彌陀佛,此子既回老衲手中,老衲必依約交出”如來心法“!”

  “不必,你直接傳授他吧!”

  “神君要老衲替此子易筋伐髓?”

  “不錯,此子資質之佳超逾本君,本君已替他扎基,若能再經你易筋伐髓,將來必是天下第一人?!?br />
  “神君功力通玄已替此子煉盡戾氣,不過,情劫比殺劫更厲矣!”

  “差矣!你一生禮佛,根本不諳男女之道,本君自會授他應對之道?!?br />
  “但愿如此,阿彌陀佛!”

  說著,立即飛入洞中。

  “嘿嘿!本君之雄才大略可在喬武的身上出現了,嘿嘿!喬武,瞧吾!瞧瞧!

  好名字,好名宇,嘿嘿!”***   ?。   。   。艺f包霜將朱慕竹劈落斷魂崖之后,立即掠回她的房中。她要尋找她的武功秘籍呀!

  那知,她翻遍房間,只找到一面刻有“竹兒長命百歲”的鳳佩,及一些珠子、首飾、碎銀,她立即陷入沉思。

  她在房中歇息到天亮之后,方始下山。

  她進入銀川之后,直接來到朱家門口朝門房道:“敝姓柳,一位姑娘托在下將此面鳳佩送回此地?!?br />
  說著,立即取出那面鳳佩交給那人。

  那人道句:“請稍候!”

  立即快步入廳。

  不久,一位俊逸中年人和中年美婦跟著那人急步而來。

  “在下朱漢穆,請入內奉茶?!?br />
  包霜含笑道過謝,立即跟著他們二人入廳。

  三人入廳坐定之后,只聽朱漢穆問道:“柳兄可否賜告在何處遇見小女?”

  “天都峰天泉寺,當時令媛遭六人圍攻,在下僥幸替她解圍,她目前尚在天泉寺療傷!”

  “大恩不言謝,小女以此佩交給柳兄,可有何事托柳兄轉達?”

  “令媛需要秘籍?!?br />
  “她有否道出目的?”

  “她要與一指書生喬迅一較高低?!?br />
  “胡涂!”

  朱家之人已由江湖傳聞一指書生喬迅正在尋找“護花公子”要替金虎門少主黃耀鼎復仇,所以,他們才急著要找回她。因此,朱漢穆此時一聽見她要取秘籍向一指書生挑戰,馬上脫口叱聲胡涂。

  他此言一出口,立覺失態,因此,立即尷尬的道:“柳兄別見怪!”

  “那里!人皆有好勝之心,令媛此舉并無不妥?!?br />
  “謝謝柳兄替小女美言,在下卻認為不妥,此事在下自會處理,柳兄專程來此報訊,在下感激不盡!”

  “不敢當,在下告辭!”

  “柳兄用過膳再走吧!”

  “謝謝!在下另有他事,告辭!”

  “既然如此,愚夫婦恭送柳兄?!?br />
  “不敢當,二位請留步?!?br />
  包霜離開朱家之后,直接走出南門,便隱入林中。

  沒多久,她發現朱漢穆和六位青年各跨一騎疾馳而去,她滿意的輕輕領首,立即在枝椏間調息。

  當天晚上子初時分,包霜悄然掠入朱家,她避過門房之后,立即悄悄的進入書房中去了。她仔細的搜索一陣子之后,終于在書柜夾層中找出一個錦盒,她打開一瞧,立即發現一本小冊。

  她翻閱一陣子之后,立即明白是朱慕竹所施展的武功,她欣喜的將小冊放入袋中,立即飄然離去。

  她已經不愿意再替黃耀鼎守活寡,因此,她直接回到塞外包家莊見過家人,便開始修練秘籍上的武功。

  她這一練武,足足的過了十年,方始再履江湖。

  在這十年期間,江湖已經有了顯著的變化,最明顯的是金虎門已經并吞西南地區十余個門派,變成了“金虎幫”幫主當然是黃必勝,副幫主則由其次子黃耀祥擔任,幫中已經有二十余名好手,其聲勢已經不亞于其它的幫派。

  包霜經過感情上的挫折,又練成秘籍上的武功,配合她本來的那套“狂風沙”掌法,她已經決定要與男人們一爭雌雄矣!

  她探知金虎幫的現況之后,立即包了一部專車直接抵達位于蜀中的金虎幫總舵。

  她在馬車經過刻意的打扮,因此,她一下車,立即讓那兩位在大門口站“衛兵”的青年瞧得目瞪口呆。

  她卻冷冷的道:“幫主在嗎?”

  “在、在!請問姑娘芳名?”

  “放肆!”

  “這……姑娘不通報芳名,我如何向幫主稟報呢?”

  倏聽院中傳來一聲沉喝:“張勝,你們還不恭迎少夫人?!?br />
  那兩人啊了一聲,急忙恭身行禮道:“恭迎少夫人?!?br />
  包霜冷哼一聲,立即循階而上。

  只見一位錦衣中年人快步上前行禮道:“黃冠武恭迎少夫人?!?br />
  “黃總管,久違了!”

  “是的,幫主及夫人一直惦記著少夫人哩!他們若獲悉你已經返幫,不知會如何的欣喜哩!請!”

  說著,立即在左前方帶路。

  包霜在沿途之中,只見兩側的花園已經變為平地,此時正有數百人在遠處望著自己,她立即望向大廳。

  突見廳口人影一閃,一位三旬左右的錦服壯漢已經沿著三十余級的臺階快步而下,包霜立即朝他頷頷首。

  那人正是黃耀祥,只見他站在臺階前面含笑道:“嫂子,久違了!”

  “小叔,聽說你已經擔任副幫主,可喜可賀!”

  “謝謝!請入廳吧!”

  “請!”

  入廳坐定之后,一位侍女立即送來香茗,包霜朝大廳一瞧,含笑道:“氣勢磅礡,難怪會日益茁壯!”

  “謝謝!這全賴爹的雄才大略,嫂子,你這十余年來必然另有奇遇,否則,神色之間不會如此威棱凜人!”

  “小叔美言矣,不錯,我在十年前得到一本秘籍,目前已經修練完成,才有臉回來見你們呀!”

  “嫂子客氣矣!”

  就在此時,黃必勝夫婦已經和一位眉清目秀的婦人及一對明眸皓齒,約有十歲左右的女孩子走了出來。

  包霜忙起身行禮道:“參見爹娘!”

  “哈哈!霜兒,你可回來啦!這些年來還好嗎?”

  “托爹的福,小媳另外練成一套絕藝?!?br />
  “太好啦!本幫有你返回相助,如虎添翅矣!坐呀!”

  “謝謝!”

  黃夫人牽著包霜坐在她的身邊道:“霜兒,她是你小叔之妻秦雙碧,其父是秦門主,你還記得吧!”

  “是風云門的秦門主嗎?”

  “是呀!咱們能有今日,親家出了不少的力,可惜,他卻在三年前遭人暗算,真是令人扼腕?!?br />
  包霜立即含笑朝秦雙碧招呼。

  那兩位女孩乖巧的行禮道:“參見大伯母!”

  “好乖巧的美人胚子呀!你們叫什幺名字呀?”

  “黃秀玉!”

  “黃秀瓊!”

  “好名字,玉宇瓊珠,真是好名字,大伯母沒有準備什幺貴重的見面禮,你們各收下一面玉佩吧!”

  說著,立即取出兩面碧綠古佩交給她們。

  “多謝大伯母的厚賜?!?br />
  “別客氣,回座吧!”

  “是!”

  只聽黃耀祥含笑道:“嫂子,她倆自從懂事以來,就把你當作偶像,你若有空,可要指點她們幾招哩!”

  “小叔,你太客氣了!”

  黃秀玉乖巧的起身行禮道:“大伯母,奶奶常對玉兒說,玉兒長大之后,若有你的一半就夠了,你好美喔!”

  黃秀瓊脆聲接道:“大伯母,奶奶常說你的”狂風沙“掌法好厲害喔!能不能授瓊兒一招半式呢?”

  “好、好!教!大伯母一定教你們,娘,你把我形容得太過份啦!”

  “呵呵!”

  牡丹仙子“之譽,豈是易得的呢?霜兒,咱們回房好好聊聊吧!”

  “是!”

  從那天起,包霜除了撥空指點黃秀玉姐妹練武之外,更專注于幫務,以她的姿色及武功,沒多久,便征服那三千余人。

  金虎幫在牡丹仙子的號召之下,更多的奇才異士紛紛前來投效,聲勢一天比一天的浩大了。

  遠在賀蘭山斷魂崖下深潭中的喬武卻比他們茁壯更速,年剛十歲的他便已經成了一個小大人。

  此時已是農歷的十月中旬,賀蘭山下已被冰雪點綴成為一片銀色世界,那個深潭卻仍然碧綠如鏡。

  只見一位四尺五六寸高,相貌俊逸,卻全身赤裸的少年正在深潭之中忽沉忽現,只見他在沉現之間,不但甚疾,而且距離甚遠。他明明在南方剛沉入潭中,可是,剎那間卻又在潭中央出現,當你正以為自己眼花之際,他即又沉入潭中。

  你剛擦擦眼,他卻又在北方出現了。哇操!簡直比蛟龍還要快嘛!

  足足的過了一個時辰之后,只見他突然自潭中疾射而起,剎那間便已經射到二十余丈高處,接著,立即射向南面洞口。

  “拍!”

  一聲,他已經停在洞口,哇操!我若是有這種功夫,一定早就仰天哈哈大笑,好好的騷包一下了。

  他卻向右一站,仔細的瞧著附近的足印及他方才所留下來的足印,好半晌之后,他才徐徐的松了一口氣。

  只見他的雙手朝壁上一抓,立即抓下兩把青苔,津津有味的坐在洞口吃著。

  突聽西側洞中傳出一聲:“阿彌陀佛!”

  少年立即放下青苔趴跪在地上。

  灰影一閃,老和尚已經跌坐在洞口。

  一陣嘿嘿笑聲之后,少年的身邊也出現一人,立聽他朗聲道:“和尚,時間過得真快,十年一閃即逝,著你的啦!”

  “阿彌陀佛,神君技逾天人,功參造化,此子受益匪淺,老衲獻丑矣!”

  說著,原式不變的飛向潭中央。

  別看他從二十余丈高處飛下,當他落入潭面之際,好似一根羽毛入潭般,潭面根本沒有現出一絲的漣漪。

  “和尚,本君服了你啦!喬武,你下去吧!”

  那少年恭聲應是,立即躍入潭中。

  “拍!”

  一聲,潭面只濺起些許的水花,他已經在老和尚的身前浮出來道:“喬武請圣僧指點?!?br />
  “阿彌陀佛!你已盡得神君之”動“字訣,從此時開始,就跟隨老袖修練”靜“字訣,但愿能在端陽前有所進展?!?br />
  “是,喬武會盡力而為?!?br />
  “和尚,你為何特別強調端陽呢?”

  “神君難道沒有發現此潭在三年前每逢端陽節時便潭面掀動嗎?”

  “有何不妥嗎?”

  “老吶不便多言,請神君入潭一窺吧!”

  說著,立即以“傳音入密”向喬武解說心法及口訣。

  青影一閃,潭面點波不揚,神君卻已經沉入潭中。

  老和尚仔細的解說兩次之后,立即以指尖劃下一片僧袍放在潭面,然后,一彈身飛落回西面洞口。

  喬武射落在那片僧袍上面,立即盤膝靜坐。沒多久,那片僧袍隨著他的身子沉入潭中了,他急忙抓起僧袍擰干之后,再度上去盤膝靜坐著。

  他就如此忽坐忽沉忙碌著。

  好半晌之后,神君已經射回南側洞口傳音道:“和尚,你在何時發現它的?”

  “八十五年前,這正是老衲向你挑戰及激你來此之用意?!?br />
  “好呀!和尚,你真會算計人哩!”

  “阿彌陀佛!人生在世百年即化為枯骨,你我皆已逾一百二、三十,若能除去此獸,不虛此生矣!”

  “本君不干!”

  “神君怕牠?”

  “少來這套激將計?!?br />
  “阿彌陀佛,據老衲翻閱資料,此獸乃是蛟龍與獨角犀獸 交配而生,全身堅逾玄鐵,不懼水火、兵刃及毒物?!?br />
  “本君方才進入潭心,只見牠雖在熟睡,周身十余丈內卻無半滴水,分明已具”道家罡氣“,如何能近身傷牠呢?”

  “錯了!牠并非身具”罡氣“,這全仗牠頭頂那只獨角的避水異效,它目前是否已逾半尺了?!?br />
  “大約有六寸長!”

  “寬呢?”

  “一寸余!”

  “是否通體發白?”

  “不錯!而且頂端時有白光透出?!?br />
  “阿彌陀佛!我佛慈悲,牠鐵定會在明年端陽現身,屆時,山崩地裂,水淹千里,生靈死傷不計其數矣!”

  “和尚,你太危言聳聽了吧!”

  “阿彌陀佛!出家人不打誑語!”

  “和尚,你有何對策?”

  “牠長逾五十丈,身有丈余徑圓,不但萬物難侵,而且孔武有力,那只獨角更是無堅不摧,甚難對付,除非……”

  “怎樣?”

  老和尚卻突然默默的望向潭面。

  神君會意的望向盤坐在那片僧袍上面的喬武。

  本樓字節數:54173

       總字節數:0字節

  【未完待續】

請不要吝嗇點擊下面“我頂”,你們的“頂”是我發帖的最大動力
?
山东麻将胡法 海王捕鱼是不是坑人的 金沙国际棋牌app 辽宁35选7基本走势图 百度 百度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信息 四人打麻将下载 东北麻将下蛋规则 大神棋牌1 白小姐基本走势图 快赢481最近120走势图 河南22选5走势图彩宝网 哈尔滨麻将死卡怎么玩 广东南粤风采26选5开奖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玩法介绍 大圣捕鱼下载 福建即乐彩走势图 1000炮李逵劈鱼技巧
百站百勝: